科學組廢渣

【復聯/科學組】啪嗤

【復聯/科學組】啪嗤

班納拿著眼鏡揉揉眼睛,深深吸口氣,最近研究進度來到突破的關頭,為了不打斷流程讓實驗一氣呵成,已經接連幾天直接睡在實驗室。

站起來伸展四肢,看了下手錶,確定差不多還有半小時的空閒,他拿著馬克杯走向門口。

經過了另一張空椅,班納撫著椅背一瞬間失神想著_他好像也在忙什麼,幾天沒見面了…

低著頭,班納看見自己的手指無意識的反覆摩擦椅子,彷彿嘗試從光滑的皮質中感受那個人的體溫,對於閃過這種念頭的自己感到好笑又害羞,班納掩嘴笑了下,打算等等要喝杯特濃咖啡來提神,別再想些有的沒的。

「博士。」一開門,只見幻視挺直胸站在一旁。

班納見狀先是微笑點頭,突然驚呼:「今天該不會是約定的日子吧?」

幻視是直接植入賈維斯的意識,身體為「再生搖籃」的技術,由汎合金為材料製造而成,但畢竟此方法為史無前例,有鑑於奧創事件的風波,及確保幻視身體後續狀況,故幻視固定每周會找班納紀錄身體機能數據,並在東尼建議下,來個下午茶談心(雖然班納一再強調自己不是醫生)。

幻視搖搖頭道:「不是的。」

「那就好。這幾天忙昏頭,還怕是自己忘記了。最近過得如何?」班納鬆了口氣,揉揉眉間,拍拍幻視的肩膀,示意往茶水間的方向走。

「過得很好,只是有時候會不小心被披肩絆倒。」說著,幻視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來。

「哈,那你可以問問索爾的秘訣,他每次出場那披風都像是有超大風扇吹一樣。幻視,你的幽默感提囉。」班納挑眉讚賞看著幻視,彎彎的眼有著掩飾不住的開心。

也許當初將賈維斯意識放進驅殼的是班納,也或許是因為下午茶時間,班納與幻視間的相處相較於他人來說是來的多,當然不是說其他人對幻視不投入關注眼光,只是對於幻視,班納真的有著另一種說不出特殊情感。

雖然有著淵博的學識及最厲害的計算,但就意識生存而言,幻視是用天計算的,這個人類組成的社會太複雜,他就像張白紙。而待在復仇者聯盟,惡意是無所不在的。

「博士,我有話想對你說。」幻視停下腳步,表情有些侷促不安。

「請說。」第一次看見幻視如此不安,班納故作輕鬆,用鼓勵的口吻回答。

「這是送給你的,謝謝你,希望你快樂。」

看著幻視一直藏在披風下的右手拿出朵花獻給自己,班納原先的『幻視可能發生很糟糕的事情』心理建設瞬間派不上用場,他呆愣的眨眨眼,伸出左手接過花。

「謝謝。花很漂亮。只是,為什麼?」班納真心的回謝了幻視,還將花湊近鼻尖聞了聞,清香撲鼻而來。

「博士喜歡真是太好了。想要感謝博士一直以來的照顧及關愛,這該怎麼說呢,雖然只是小小的一朵花無法回饋博士的養育之恩,但_」

「等等!那個…養育之恩?」班納知道若要鼓勵幻視多表達自身的感受,就算遇到自己不認同的時候也不該打斷他發表內心想法,應該多以支持或是傾聽的態度,只是_等等,養育之恩?

「是的,博士…我說錯了嗎?」看見班納一臉詫異的表情,幻視露出無辜的模樣,低著頭,語調低落。

「不不,幻視,我只是詢問,怎麼會突然說到養育之恩這個呢?」見狀班納立刻揮揮手,笑了笑,不在意的模樣,只是句尾有些氣虛。仔細看看花,赫然發現這是朵康乃馨啊!

「博士,你最近真的忙壞了。今天是母親節啊,雖然只是一朵花,但還是想親自跟博士你表達感謝。」

看著幻視天真燦爛無邪的笑容,綠色的眼眸閃閃發光的模樣,班納是真心覺得可愛同時感到深深無奈。

「不…嗯,不管如何,先謝謝幻視送的花,很漂亮,我很喜歡。」班納斟酌著該如何將該說的話講的婉轉不讓幻視傷心,但又必須讓他了解真相。

「只是,母親節,顧名思義是屬於『母親』的,在生物學上是屬於雌性,人類稱之為女性,這我可能…」

「可是博士,生物學上性別是絕對,可是在心理層面探討,性別是相對的。」

幻視將自己心中認知一股腦說出,看見班納愣在原地沒反駁,更堅定內心所想。

「我仔細思考過了,當初是博士跟史塔克先生將我創造出來,後續更多賴博士與我的相處促進社會化,養育二字當之無愧,我也先跟史塔克先生確認過了_」

「你跟史塔克先生確認過了?」雖然腦子已趨近當機,但聽到關鍵字,班納還是忍不住出聲。

「是的,這幾天博士忙於研究,所以我直接去詢問史塔克先生有關父親與母親的定義,他提供了我很多方面的想法,建議我可以好好思考。」

「本來有考慮是否幫你們一同過世俗的父親節,只是仔細想想,一個人專屬一個節日會比較開心。」幻視再度露出霹靂純潔的微笑。

「啪嗤。」

幻視看著被捏碎的馬克杯,再看看博士。

只見班納露出非常溫柔的笑容,用泛著綠光的手推了下眼鏡:「請問,你今天有看到史塔克先生嗎?我有要緊事找他。」

评论(13)
热度(62)

© 阿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