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組廢渣

【復聯/科學組】 借來的色氨酸

Avenger復聯/科學組 借來的色氨酸

當生讓人無從選擇時,死就變成一種選擇。

班納反覆撫著手掌上的槍枝,金屬獨特的冰涼從指尖蔓延到手腕,他將槍口對著自己的太陽穴,用力戳了兩三下,想了一會兒,槍管下滑轉而對準頸動脈處,最後方向一轉瞄準心臟,Desert Eagle就這樣用力抵著胸口。

心臟平穩的跳著。

不管是腦漿四溢的爆頭、心臟中彈停止呼吸或是倒臥血泊失去生命,班納布魯斯是沒辦法享受這些美好的選擇了。在之前失敗後,班納已經得到這個結論。

但每當心情低潮時,他總會想摸摸這把槍,裝滿子彈並上膛的Desert Eagle,奪走性命的武器並不重,握在手的沉甸感讓人不禁懷疑生命之輕,他木然的眨眨眼,突然笑了。

擁有絕對力量可以摧毀世上所有事物的浩克,卻殺不了一個小小的班納布魯斯。

而東尼史塔克說,浩克救了他,救了布魯斯。

這個說法很有趣,但為什麼?記得當時這樣反問,東尼沒有給他答案只說總有一天我們會知道的。

班納覺得自己知道答案,浩克的出現只是為了別讓這個弱小的布魯斯班納丟了他們兩個生命,浩克就是班納,他們互不可分,註定終身糾結至死也不得方休。

看一眼桌上放的資料,斗大的字眼寫著「浩克再現!失控的綠巨人」,附上幾張民宅損壞群眾驚慌失措的逃離照片,內容不外乎是報導浩克造成的損害及引起的恐慌,以一句「紐約真的需要另一個怪物嗎?」的問號作為結尾。

這只是其中一份報導,被人惡意放在官網上的討論區連結中。之所以判斷是惡意,因為班納從來沒接觸過類似的資訊,如今看來應該都是被神盾局或者史塔克企業壓下來了,他嘆了口氣。

浩克向來不待人喜愛。這是班納完全可以推想的狀況,絕對的力量呈現的是完全的破壞力,最直接無包裝的畫面,人們看見的是被浩克破壞而斷垣殘壁的家園,情緒放大下,佈滿炸彈造成的危機反而顯得如此渺小,再加上浩克不是善於辯駁的人。

班納不是善於辯駁的人,浩克也不是。

相較其他復仇者聯盟的英雄而言,在人們眼中,浩克不像是英雄,反而更像個怪物。被英雄人物所利用所驅使所駕馭所使喚的怪物。

浩克是怪物。班納是怪物。再次被人提醒這個事實,班納覺得胸口有點悶,指尖輕輕摳著 Desert Eagle的板機。噹噹噹,輕脆的小小聲響,讓他想起那些不斷閃爍的相機。

他相信人們不懷惡意,這只是最直接的印象投射,與破壞相比,無論是美國隊長、索爾、鋼鐵人,或是鷹眼及黑寡婦,在面對英雄二字的稱號,他們的自信態度、亮麗外型,甚至作戰方式都比浩克來的稱職。浩克感受到當他出現時周遭民眾態度的差別,但他無從思考為什麼。而班納懂,他為浩克嘆氣,為他們的人生嘆氣。

班納放下槍,從口袋掏出一顆有著繽紛包裝紙的糖。

那是最近一次東尼給的。

「吃點甜的有助提高思考及穩定心裡愉快。」東尼咬著嘴裡的軟糖,歪著身體半倚在班納的實驗桌旁。

他將視線從被東尼擋住的螢幕移開,等待對方的下句話。東尼只是繼續嚼著,酸甜的藍莓香氣從不斷開闔的嘴飄出,並沒有說話的打算。

班納愣了愣,有些遲疑的接話:

「確實高糖食品會使胰島素增加,進而影響酪氨酸與苯丙氨酸在血中濃度降低,讓色氨酸可以很快進入細胞轉換成血清素,進入腦中使人產生愉悅感。」搜尋腦中印象,他一邊說著一邊觀察東尼的表情。

果不其然後者聽著開始露出得意的笑容,他緊接說:「但實際上體內的色氨酸濃度並沒有增加,這樣依靠甜食影響造成的假象,對身體不好,有可能會養成習慣…」

東尼伸出手在嘴上比了個「噓」,「那不是重點,重點是博士,吃點甜食快樂。你該讓自己快樂些。」

他灑了一把糖果在班納桌上,靠近班納耳邊小小聲故作神秘的說:「這是有神奇魔法的糖,除了會讓你心情變好外,還附加了侵害琺瑯質、增加胃酸分泌、及加俗老化的美好魔力。嘿,你開心,浩克也開心,鋼鐵人也開心。」

最後在東尼的注視下,自己吞了三顆糖,他才願意離開,臨走前不忘拋個媚眼遞了潔牙口香糖給他。

從他搬入史塔克大樓的第一天,東尼對他曉以大義後,自此,東尼會隨時補充甜食,在任何班納會出現的地方。填滿他的口袋、筆筒、資料櫃,還有嘴巴。

班納拆開包裝,含住糖果,一如想像中的酸甜感在舌尖化開,想著那句話,博士你開心,浩克也開心,鋼鐵人也開心。

笑容並不等同快樂。班納想,東尼是告訴他這個。

但這些情緒已經離他很遠了。無論快樂或痛苦。

曾經很憤怒,很悲傷,班納痛恨著浩克。那段時期的自己,認為若非浩克出現,不用一生 躲藏,無須害怕與人群接觸,沒必要恐懼面對每個人眼神中的恐懼,對,他是如此痛恨著這一切,自浩克出現後的一切。

卻又深深憐憫著浩克。這是種矛盾的情緒,但班納並不討厭。世界之大,浩克只有班納這個容身之處,這個討厭他的渺小虛弱的人。只有班納看見除了破壞以外的浩克。

而這些情緒在那次失敗的自殺後,慢慢的消失殆盡。像是被裝在塑膠袋裡無人飼養的魚,逐漸乾枯的水,消耗不再的氧氣,安靜的走向盡頭。

他以為這就是結局。但東尼出現了,他說,他喜歡浩克。

他說,博士開心,浩克也開心,鋼鐵人也開心。

嘴中的糖果球緩緩化開越變越小,班納小力一咬,小球瞬間破裂成數個糖塊,水果香味更加濃郁在口中散開,這是他吃糖果最享受的時刻。一如今天下午東尼經過身邊時傳來輕脆聲。他閉著眼睛想,可能是他跟東尼少數的共通點之一。

等最後一塊糖片融化,班納將桌上繽紛的糖果紙攤平,用簽字筆寫了日期,拉開抽屜拿出一個木箱,箱子內除了槍套還有一疊糖果紙,他整齊的放在最上面。

他聞聞Desert Eagle,淡淡的煙硝味環繞槍管,握把處已沾上點糖果香氣。

班納覺得體內的色氨酸正轉換成血清素進入大腦。

也許,自己可以享受這借來的快樂。


=========================================

拉拉紮紮的塞了些個人雜想

非常!隱晦的科學組,但希望大家可以感受到東尼對班納的重要

喔屋,對於班納與浩克間是我覺得最虐虐到無法正視的一塊.這次算小小突破心魔(?..想著他們想著心就酸

謝謝觀賞的各位~

如果有打賞心得會超開心的>////<

评论(5)
热度(38)
  1. 阿花愛科學阿勇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