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組廢渣

【復聯/科學組】 從前.以後


Avenger復聯/科學組 從前.以後





深深吸了口氣,班納醒了。他緩緩睜開眼,映入眼底的

是諾大的天空板,空曠的一大片白色,除了燈具跟空調外沒有多餘的設計,這樣的純粹讓他逐漸抓回自己的思緒。同時平復呼吸,在心中默數,確保剛剛因夢境而有起伏的心跳再次恢復穩定。


一下、二下、三下…單調有規律的節奏,他喜歡得以預料足以控制的感覺。


離開柔軟的床鋪,赤足碰到微涼的地板稍稍縮了一下,手摸摸溫暖的被子,班納在心中想這麼好的物質享受,真的會把自己的身體都養嬌貴了。他揉揉眼角,小小伸了懶腰,拖著腳步走向浴室。


水汩汩流出,在洗臉盆中形成漩渦,冰涼的潑向臉,班納緊盯著鏡中的人,水沾濕了凌亂的小捲深灰毛髮,順著攏起的眉心往下滴,走過眼角的細碎皺紋,沿著還有些微紅印的臉頰,最後從冒出鬍渣的下巴滑落。



「我是布魯斯班納,我是布魯斯班納。」



近似魘語的呢喃,像是怕被誰發現般,他小小聲的說著。用堅定無比的口吻。


在夢中,他大聲嘶吼這句話,卻沒有人聽懂。


他聲嘶力竭的咆嘯,用大樓倒塌的聲響當成伴奏,他悲痛萬分的哀號,被搥破的牆壁反而變成勳章,他滿身泥濘在地上打滾,周遭群眾的眼神寫滿畏懼,一道一道的視線將他刺穿。


然後,有人說下戲了。


人群一哄而散,每個人臉上寫著滿足,他們說很有趣,他們說該回家。大樓是假的,牆是畫的,這是場表演,沒有人受傷。



沒有人記得班納布魯斯還困在裡面,那副龐大的綠色軀殼,他大聲嘶吼著「我是布魯斯班納」,沒有人在意是誰困在那副龐大的綠色軀殼裡,他們需要的是不是他。



每個人都離開這場鬧劇,唯獨班納沒有。他困在裡面,終其一生。



這像是一場噩夢,但它不是。



他每天起床,都會照鏡子告訴自己:


「我是布魯斯班納,我是布魯斯班納。」




刷完牙後,班納沾點水,順順頭髮,發現頭頂有一小搓頭髮突兀的翹起,沾了更多水,用手掌壓了兩下,放開手,還是頑固的屹立不搖處在那。


班納皺著眉頭看著。


他喜歡一切事物皆在掌控中,所以他討厭作夢,而且痛恨作夢。無論夢中是快樂或難過,那都只會讓睡醒的自己更加深刻體會現在的無比痛苦。



但班納不強求,對於無法改變的他已習慣接受。所以他會出現在這邊,史塔克大樓。他決定忽視頭髮那點凸起,轉身離開浴室,前往研究室。



東尼踏進實驗室,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博士頭上一搓翹起的頭髮。雖然平時博士也是一頭小凌亂的捲髮,但這一搓實在太突兀了,他忍不住,壓了博士頭髮一把。



然後那搓毛充滿生命力的蹦蹦跳的又彈起來,東尼想,是蹦蹦跳的。



注意到東尼的動作,班納不好意思的搔搔臉頰的說:「早上起床就變這樣了。」




東尼摩擦著下巴,一臉專注,思索了幾秒,嚴肅的告訴班納:「博士,聽說這叫呆毛?」















深深吸了口氣,班納醒了。他緩緩睜開眼,映入眼底的是諾大的天空板,空曠的一大片白色,除了燈具跟空調外沒有多餘的設計,這樣的純粹讓他逐漸抓回自己的思緒。





他知道自己又作夢了。被強制的、不自主的、被迫的拉近某一段虛無中,或是回憶裡。這樣的感覺真的很糟糕,如同他被權杖迷惑心智時,那是粗暴的撕裂班納布魯斯的意識與身體的控制,讓人難以忍受。




他努力平復被擾亂的呼吸,一下、二下、三下…單調有規律的節奏,他喜歡得以預料足以控制的感覺。


無預期的另一雙手從身旁襲來,環抱著他的胸,不安分的腳則跨上他的腰。



這時班納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肩膀一直不自覺得聳起,他溫柔的勾起嘴角,轉過頭對著那張還閉著眼的臉,鼻尖對著鼻尖,輕輕的說道:「早安,東尼。」




東尼用親柔的吻取代了問好。一手撫摸著班納的臉頰,眨眨濃密的睫毛,他細細吸吮著微翹的唇,另一手則不安分的在腰際間遊走。





比起他的主動熱切,班納的回應顯得有些笨拙,他紅著臉模仿東尼的親吻,用鼻尖輕輕磨蹭著,放在胸前的手因緊張而握拳。




東尼笑笑的用手將班納的拳頭鬆開,讓兩人手掌緊貼,感受到彼此體溫的十指交扣。相互緊貼的身軀,都可以感受到彼此硬挺的炙熱。



只剩有些沉濁的呼吸聲跟喘息聲,兩人對看著。


「今天…」班納呐呐的起了頭,卻發現聲音啞了發不出聲,乾巴巴的嚥了口水。


「要跟復仇者開會,我知道。」東尼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一翻身,他整個人趴在班納身上,歪著頭輕啃著班納上下移動的喉結。





「所以我們再玩15分鐘就好。」






等到他們一身零亂的準備下床,班納發現心跳不僅沒恢復平穩,反而還快了許多。但自己並不討厭這樣的感覺。



在東尼不斷的趁機突襲下,像剛下床就摸了班納的腰一把,前往浴室的路上還可以揉屁股好幾下,往常踩著覺得冰涼的地板,反而沒什麼感覺,兩人一路你摸我我打你到了浴室。



東尼刷牙,班納在一旁用刮鬍泡,東尼突如其來的喊一聲,讓他把泡泡抹到鼻頭上,看著班納一臉無奈,東尼笑了好久。




等班納刷牙時,東尼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假借要幫忙換衣服的名義,不安分的上下起手,等班納漱口被逗弄到嗆著時,他才大笑著拍拍班納的胸膛,在他的耳邊輕輕說著:「布魯斯班納,布魯斯班納。」




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字清晰念著,呢喃的語調透露綿密的愛意,他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可以被念的如此情色。班納漲紅著臉,分不清是因為害羞還是嗆到的關係。




看著班納頭頂翹起的那搓毛,東尼決定等等要狠狠吻著班納,讓他無從照鏡子去檢查髮型,因為頂著呆毛的博士實在太可愛了。


當然,除了親吻外,要貢獻出肉體當作代價他也是在所不辭的。東尼在心中暗暗盤算著。







兩人一同走進會議室,大家都到了,眾人互相看了一眼匆促結束剛剛的話題,等著兩人入坐。東尼很自然的坐在班納的身邊。在對面的史蒂夫第一眼注意到班納翹起的頭髮,他好意的比比班納頭頂,提醒他頭髮的事情。


當班納下意識要伸手壓下頭髮時,東尼左手搭上班納的肩拉近,右手揉揉深灰色的小捲毛,並在那搓不聽話的頭髮上輕輕落下一個吻。






「無法控制的呆毛,很可愛阿。」他用著不大不小的音量說著。







本來有些人猜測他們在一起,現在大家確定他們在一起了。





納塔莎在私訊頻道說:「在一起而且做過了,50塊,願賭服輸。」









=========================================


不好意思,又是我,


又來洗版佔標籤了XDD


喜歡頭髮亂糟糟的博士~

小小捲捲的頭髮,不管長的短的都可愛!


最後的結果是,大家在開賭盤,猜有沒有在一起跟有沒有做,


結果納塔莎通殺XD


希望大家喜歡~~謝謝大家>///<


评论(18)
热度(51)

© 阿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