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組廢渣

【復聯/科學組】生日,(東尼生賀)



Avenger復聯/科學組 生日,(東尼賀文)





當炫目的煙火在天空綻放,閃耀亮眼的光線畫破黑幕,此起彼落的驚呼聲夾帶著讚嘆,眾人齊聲鼓掌,並紛紛轉頭對著站在舞台上的東尼獻上祝福。



他們一同舉起手上的酒,高喊:


「生日快樂。」


班納想,他臉上必定掛著笑容。那是個迷人的笑。



為了慶祝東尼的生日,廣邀各界名流,聘請最厲害的DJ,搭配上絢爛的聲光效果,無疑是場盛大的派對,整棟史塔克大樓中,除了自己及樓下巡邏警衛外,應該所有人都共襄盛舉。



即使這場派對有些人認為辦的不是時候。班納回想開會時表情凝重的大家,在心底暗暗修正這句話,這場派對很多人認為辦得不是時候。




反對意見不外是認為英雄不該如此招搖過於炫富、尤其剛經歷完滿大人事件,這樣的大張旗鼓慶祝容易被認為是挑釁。這些很顯然,對東尼來說從不是該注意的問題。




相較於史蒂夫的苦口婆心,東尼滿臉不在乎的坐在椅子上咬著軟糖晃阿晃的模樣,娜塔莎壓低肩膀微側過身小聲的說:「你不勸他?他會聽的。」



「我?他不一定聽的。」他摸摸后頸將視線從她狐疑的眼神移開。



而且,我不想勉強他。是班納沒有說出口的話。



他相信派對會辦的很成功,而東尼向來喜歡熱鬧的場合,這會讓近來總出任務疲於奔命的他帶來一點娛樂,東尼史塔克,是個天生適合掌聲享受舞台的人。




拉回被煙火吸引的目光,班納轉頭看著螢幕,密密麻麻的數據整齊排列,對大多數人來說死板且枯燥的工作,他卻樂此不疲。用指尖在桌面上輕快的打著拍子,班納小小聲的哼起歌來,諾大的實驗室只有微弱的節拍及歌聲迴盪著,隱隱約約破碎的音調,他突然覺得有點冷。








夜深了。








掛掉與納塔莎的通話,完全不意外的沉著語調,讓班納開始懷疑她是否在東尼身上加裝追蹤器。




看著喝得滿臉通紅的東尼趴倒在沙發上不醒人事的樣子,班納雙手抱膝蹲在一旁,覺得這個明明是主角卻突然從派對中消失不見惹得眾人擔心的戀人,真的,擁有惹人發怒的才能。



用手指戳了戳東尼的背,果不其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到底,醉成這樣,怎麼還有辦法自己過來敲房門呢?班納內心充滿疑惑。聽到聲響開門時,東尼確實像是一灘爛泥般東倒西歪坐在門口




微微嘆了口氣,班納將手掌貼著東尼發熱的臉頰,用指腹反覆輕撫著,至少有玩得開心吧。


起身他去浴室弄了盆熱水跟濕毛巾,將東西放在一邊櫃子,他拍拍東尼的肩膀,輕喊著


「東尼、東尼。」



沒有反應。




他挽起袖口,抓住東尼的手臂使勁一翻,終於可以先讓東尼正面朝上躺在沙發。拉開東尼早已鬆掉的領帶,動作突然定格,班納盯著襯衫上斑斑的紅唇印,看了好一會。





班納伸出手摸摸自己的額頭又拉拉嘴角,確定現在應該沒有露出所謂妒婦的表情。







「你真的不出現?東尼他…」


「他向來都很迷人,我不會去的,謝謝妳,玩得愉快。」




娜塔莎真的是一個好人。在實驗室接到電話時,班納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個,工於心計、善於謀略是黑寡婦常得到的評價,但納塔莎擔心他是否受傷。真心誠意的打通電話,只為了提醒他。




接下來他在螢幕上開啟一個文字檔,題目標註為是否去派對,利與弊。他花了點時間完成這份文件。




在直覺的選擇,與謹慎的分析後,他確定無論是前者或後者,他都不需要也不想要去派對。


他知道納塔莎沒說出口的話,派對上很多誘惑,當你的戀人是東尼史塔克,著名花花公子時,誘惑就會直接變成選擇。




而班納知道,不論是否在派對上,東尼史塔克永遠會有很多選擇。





再加上他向來不喜歡派對那種場合,即使東尼喜歡,但他並不認為戀人是要互相勉強。若為了要保衛戀人地位而去派對,那就更不需要了。







所以他現在只能看著襯衫上的紅唇印。班納自嘲了笑了笑,伸出手解開東尼的扣子。






東尼突然緊緊的反握住班納的手。明明眼睛還是閉著,看來也沒醒的樣子,可是力量大得嚇人,他一時無法掙脫,輕輕道:「嘿,要把衣服解開你比較舒服。」




東尼的雙唇微微蠕動,呢喃說了些什麼。班納更往東尼靠想聽仔細點。




「布…」


「施…布…」


「布…魯…施…」



嘟嚷含糊的喊著名字,喝醉而口齒不清的音調讓班納輕笑出聲。是在叫我嗎?




「是,是我,東尼,我是布魯施」特意學著他的口音,在耳邊說。



豈料一聽完,原來緊握的手立刻鬆開,東尼露出了比平常更燦爛的笑容,又嘟嚷喊著


「布魯施」。





什麼阿…說是布魯施就可以解開你衣服嗎?東尼史塔克原來是個笨蛋嗎…





像是被東尼的傻氣感染一樣,即使在內心吐嘲著,班納也忍不住笑開了,隨著襯衫的扣子一顆一顆被解開,胸膛逐漸露了出來,班納小心的不讓襯衫的紅唇印沾到肌膚上。




聞聞沾到指尖的香氣,那是對東尼誘惑的暗示,本來該會是對班納挑釁的證明,將手放進水盆中,艷紅的唇印在熱水中消散,現在他一點感覺都沒有。




將沾濕毛巾擰乾,他輕柔的擦拭著東尼,額頭、眼睛、臉頰、脖子到胸膛,連耳後及腋下都沒放過。


反覆擦拭了幾次,做好大致清潔,班納先幫東尼在上身蓋好被子,看向絨質西裝褲。他肯定穿這樣肯定不好睡。



他伸手拉開皮帶,解開西裝褲頭時,東尼的手又握上了。



「布…施」


班納有了之前的經驗,很快的就在耳邊說著:「布魯施布魯施,我是布魯施。」



不料這次卻沒作用,東尼還是緊緊握著手,然後緩緩的往上拉放到自己的臉頰旁,先用力

的聞一聞,伸出舌頭舔了舔,最後還含了一下。



平時看很精明的笑,放在現在這個情境總有著說不清的傻氣,東尼呢喃著:


「布…魯…施」才鬆開手。





對自己的身體就不同層級也有設不同權限嗎?



班納看著沾滿口水的指尖,真搞不懂他是靠哪一點確定這是自己的手。




折騰了好一會,總算將東尼全都清理乾淨,班納換了條毛巾放在東尼額頭上降溫,還準備開水放在一旁的櫃子上,他則坐在地板上背靠著沙發。



從不知道可以這樣服侍一個人,而自己還是心甘情願的。班納看著地上製造出的凌亂,西裝外套、襯衫、褲子散落一地,笑著搖搖頭。




即使當事者聽不到,但班納還是用指尖敲著地板,隨著節拍,他輕輕晃動著身體,小小聲的唱著:




「Happy  Birthday  to  You ~」










=========================================


東尼生日快樂(歡呼!!


生賀生賀>////<


如果沒意外還會有下篇,


不過單獨看也是OK的~~


想寫的是即使東尼跟班納一定有不同的興趣或是相異的價值觀


但可以彼此包容,或是可以做到讓戀人放心是最重要的!


在我心中,博士或是東尼絕對都不是那種會亂吃醋跟強迫別人的狼啊

←自己發神經XD


再說一百萬遍也不夠~


科學組萬萬歲~


评论(11)
热度(46)

© 阿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