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組廢渣

【復聯/科學組】變身吧,博士。_小博士 2

【復聯/科學組】變身吧,博士。_小博士 2

前言:請先看1,博士中心,惡搞走向,以科學組為主

接受者再進入




「東尼,可以再多一點。」即使刻意壓低嗓子還是聽得出稚氣,故作威嚴的說。

「不,布魯斯,這是極限了。」東尼皺著眉堅決回答。

「要做這麼多檢驗,這樣一管血液是不夠的。」挽起袖子露出白嫩的臂膀,止血帶綁著的位置開始泛著青紫色,眼見東尼不願意再抽血,班納所幸拉長手要直接拿桌上的針管自己抽血。

眼角看到班納的舉動,東尼將針筒拿到另一張桌子,並趕緊拆除止血帶。儘管東尼的動作再輕微,止血帶還是在嬌嫩的皮膚留上一痕青紫,他心疼的揉揉班納的手臂,希望可以讓因綁著而血液循環不良的地方趕緊恢復正常。

當事人卻一臉不滿的將手抽回,站在椅子上雙手插腰的抗議。

「東尼,我只是身體變小,智商跟認知都沒有影響,所以別把我當小孩子哄。」

光是看到布魯斯因為生氣而讓臉頰肉鼓起來的樣子,就可以讓自己配飯吃一整年了。東尼當下只有這個念頭。

當然,他表面上維持一貫的專業,苦口婆心的說:「當然,布魯斯,這點毫無疑問,要不然怎麼可能讓你繼續進來實驗室呢?」

「只是你要顧慮現在的身體狀況,如果再抽更多的血,你可能會因為貧血關係而無法繼續接下來的實驗,這樣不就得不償失嗎?」

班納眨眨眼,大大的眼睛咕嚕咕嚕轉著,好吧,也許是自己太敏感了。放下手,他扶著椅背小心的坐下。

想了想,搓著指尖,橢圓形的指甲片,這麼小,自己的手變得這麼小。他吶吶的說:「不好意思,東尼…我剛剛太激動了…」

與善於掩飾自己情緒的45歲班納相反,現在5歲的自己,在大腦思考前,身體就會誠實的做出反應。無法控制情緒的感覺,讓他深感不安。

今天是變成小孩的第二天,班納開始覺得狀況有點棘手。

發生事情的當下,自己雖然有些錯愕,但更多的是興奮。下午開會時的一場鬧劇,他的印象只停留在孩童聲嘶力竭的哭喊聲與雷電交加的景象。

一回想起那個場景,班納不由得一陣惡寒。稱作是地獄也不為過。

向來自詡有堅強自制力的班納,深深覺得過去的自己實在太天真了。

等到他清醒,已經是今天早上,睡在床上,全身痠痛。感覺頭頂傳來的呼吸,不誇張,班納當下真的快跳了起來,他僵硬的抬起脖子,才發現自己對面是東尼,他左手攤開將自己懷抱住一般,他們兩人面對著面睡在同張床上。

視線往下移動,看見小小的手掌緊緊握住東尼右手修長的小拇指。

即使睡著也沒曾放開,可見是這多麼深的依戀。

說實在話,真的是很溫馨的畫面,如果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但他顧不得有其他情緒,他只覺得下腹的膀胱快爆炸了。

班納小心翼翼的鬆開手掌,撐起身體坐在床上,這是個奇怪的視野,在昨天以前,只要挪個兩下就可以下床,現在看來竟如此寬廣。

而如今光是這個舉動,他的膀胱就要爆開了。

他緊咬著下唇,不斷的深呼吸,穩定後,伸長脖子探了探距離,他飛快的轉動思緒,在客觀理智的分析下,他確定有辦法憑著自己的力量下床,但前提是沒有一顆只要一動就會爆炸的膀胱。

這一刻,他無比痛恨自己是5歲小孩的身軀。

班納緊緊夾住雙腿,跪坐在軟綿綿的床上,用盡全力控制最重要的幾條肌肉,然後,壯士斷腕的呼喊了東尼。

東尼一睜開眼,看到的就是這個景色。

還沒開嗓的聲音有點啞,卻更顯得稚嫩,軟綿綿的音調帶點鼻腔,從粉色的唇瓣吐出,班納大大的眼睛泛著淚光,他緊緊咬著下唇,臉頰紅通通的,整張臉皺的像顆蒸熟的小包子。

「我_想_上_廁_所_。」像再多說一句眼淚就要掉下來,班納小小的拳頭握著死緊。

「好,我抱_」東尼立刻跳起,就要抱起班納時。

班納伸出手阻擋了他,很緩慢的一字一句的說著:

「找_梯_子_」

班納寧願死,也不可能讓東尼抱著他站在馬桶前上廁所。而東尼第一次看到這麼小的孩子就會冒青筋。

先不說東尼在家裡如何翻箱倒櫃卻找不到一把梯子,最後乾脆把保險箱搬到廁所讓班納墊腳用,光是小班納在廁所足足待了半個小時才出來這件事情,就夠把東尼嚇壞了。

但他不大聲嚷嚷著,東尼只是很安靜的在一旁聽著裡面傳來的聲音。

不斷深呼吸,反覆數著「1_2_3_4_5,再來一次」,最後,班納敲敲門,問了東尼是否在一旁。

「我,我褲子濕了,可以,可以買一條嗎?」

東尼覺得班納應該是哭了。

不管是5歲還是45歲的都是。

將衣服遞給班納後,東尼安靜的離開,對於東尼的舉動,他真的是心懷感謝。等到一切處理完畢(無論就身心靈來說都是),班納推開門,對著東尼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要立刻恢復我的身體。」

所以現在他們才會在實驗室裡。這樣幫助自己的東尼,自己卻對他發脾氣。班納摀著臉,覺得自己相當差勁。

東尼搭上那個垂著沮喪的小小肩膀,大大的手掌緩慢有節奏的輕拍:

「嘿,布魯斯,五歲小孩的大腦顳葉才剛發展完全,你這段時期沒辦法控制情緒,別太苛求你自己了。」

班納抬起頭,望著東尼的臉。

纖長的睫毛眨阿眨的,也許他完全沒有此意,但小孩子不管怎麼看就是一臉無辜委屈阿,東尼發誓,他覺得班納的眼神會發光。

他深深吸了口氣,盡量穩定表情的冷靜說:「正因為現在是特殊時期,所以有什麼需要,要直接說好嗎?這樣有利我們可以趕快研究出解藥。」

他揉揉那頭小捲毛,細柔的髮絲在手掌中的觸感極好,東尼坦承,他老早就想這樣做。

「好。」下定極大決心的點了點頭,班納看著東尼說:「那,我椅子下不下去…可以抱我嗎?」兩條小短腿在椅子上晃阿晃。

東尼張開笑容,伸出手將小班納一把抱起。

「這有什麼問題。」

天阿,我賺到了。





==================================

不要阻止我,

我就是變態,這系列就是各種惡搞博士阿(尖叫

我去反省,大家再會XD

评论(5)
热度(29)

© 阿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