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組廢渣

【復聯/科學組】突如其來的好奇

【Avenger復聯/科學組】突如其來的好奇

 

 

東尼想,疲勞足以麻痺一切。

 

人類群居的本能,造就所謂的社會教條、禮俗規範,儘管他向來無視這些的束縛,但從小建構的基礎價值觀扔難以抹滅。當原始的慾望衝破理智的防線時,惶惶間,身為人的尊嚴就這樣敗給動物的本能。 

 

他只是突然好奇,班納。

 

突然很好奇。








 

為了要研發浩克的抑制劑,他們已經關在實驗室超過72小時,除了吃飯及排泄外,全心投入其中。這樣長時間高強度的專注,讓兩人的身心理已達極限。

 

起因是東尼決定重新採驗班納提供的身體檢體數據。

 

智商再高的科學家,經過疲勞轟炸後,做出的幼稚舉動只怕比平常人來的徹底。

 

他甚至煞有其事的拿出布尺要從身高開始測量_雖然班納說了這讓賈維斯掃描不就一目瞭然,他並無阻止或拒絕的用意,只是按照常理判斷提供一句,最後還是任由東尼擺布。

 

「身高,嗯…差我一點。」

 

蹲在地上比劃的東尼,對著布尺沒報幾公分就嘟嚷了一句,班納看都沒看,腦海裡轉的是剛剛解不出的等式。

 

東尼拉著布尺站起,面對著班納認認真真的量起頭圍,頸圍。

 

當異物環繞過頸子時,班納忍不住動了下肩膀,儘管是很細微的舉動,他還是注意到了。

 

「原來博士怕癢阿。」讓布尺緊貼著肌膚,東尼修長的手指微微調整長度,雙眼充滿趣味的看著他。

 

能引起東尼興趣的,通常都不是好結果。尤其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班納有著深刻的體悟。

 

他搔搔臉頰說「不會。」

 

他完全不相信。

 

東尼眨眨炯炯有神的眼,嗯了一聲。嘴角勾起笑,將右手掌整個環住眼前的細頸,緩慢的走到班納身後。

 

他能清楚感受到指紋在肌膚上滑過的軌道,長期穿戴鋼鐵裝在手掌指節留下特有的厚繭,微微刺著,班納嚥下口水,不自主摒住呼吸。

 

指尖正巧在喉結處,隨著吞嚥上下移動的觸感,讓東尼眼底笑意加深,左手延著肩線往脖子移動,他的動作很輕柔,隔著襯衫,班納只覺得有異物從肩上滑過。

 

「14.1吋。」東尼輕靠在他的肩上,輕快的說。班納感覺熱氣從耳垂後側吹過,他皺了眉,完全可以想見對方玩味的眼神,他在實驗。

 

 

一如當初,他戳自己的腰測試浩克是否會出來。

 

 

疲倦除了不易專注,也包含對身體的控制力下降、心理忍受度降低。班納垂眼想著,也許這可以稍稍解釋現在內心的不舒服感。為了壓制冒出的不耐,他放空回想剛剛那道解不開的等式。

 

東尼循序測量著手臂、手腕、肩寬,每一次的觸碰,他就感覺手下身軀的緊繃度往上提升,嘴角忍不住勾起,將布尺貼著背,指尖微微用力,沿著測量工具他畫過脊椎停在腰際。

 

 

「13.2吋。」低沉的嗓音在耳際邊響起。他們的身體越貼越近。

 

東尼感覺班納變的低緩的呼吸,眼睛微瞇,他將手掌順勢往下滑,穩穩握住渾圓的臀部,讓布尺卡在臀瓣間的隙縫。

 

「24.1吋。」

 

班納重重的嘆了口氣。握住那隻襲上胸前的手,輕輕拉離身體,他轉過身,皺眉看著眼前一臉無辜的人。

 

「東尼。」軟綿的嗓音中透露著無奈。

 

「我只是在測量而已,這沒什麼阿。當然,只要一個動作會有多重效果,這樣更符合投資報酬率,如果博士身體因此有什麼反應_」東尼邊甩著布尺,邊用超高語速說著似是而非的話,直到他看見班納抬起右手才停止。

 

 

在疲倦狀態下,耐心跟忍受度真的會急遽下降。班納內心再次確認,聽著東尼絮絮答答的話,他覺得青筋猛跳。所以他選擇單刀直入。

 

 

 

因為熬夜而發啞的嗓子帶著點鼻音,班納平穩的說:「在這裡,你想做愛?」

 

 

其實應該要說,你發情期了?不過基於雙方都是熬夜的人,而這句話又帶有攻擊性,為了維持研究室的和諧,班納選擇比較婉轉的方式詢問。

 

 

東尼停下手上動作,瞪大眼,既訝異又開心,臉上帶著笑意就要開口。

 

 

班納再次抬起手制止他,偏著頭想了想又問了句:「你想上我?」

 

 

班納看著他,只想如果他面前有個答鈴燈,那「叮咚叮咚」會立刻響起。東尼眼睛為之一亮,這麼明顯直接的情緒反應,卻讓班納莫名的想笑。

 

 

本來皺眉困惑的神情,鏡片下的眼睛微微彎,東尼查覺班納眼底的笑意。這次他學乖,不急著開口,眨眨眼伸出食指比自己的嘴,示意可否說話。

 

班納用眼角瞄了一眼,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他轉過身背對東尼走到桌子旁,手指輕敲著桌面。

 

「你是想上我,還是想藉此做實驗?」不疾不徐,他側著臉問。

 

 

東尼嚥了口水,一步一步走向班納,誠懇的說:「我不想騙你布魯斯。我想做愛,我想上你,我也想做實驗。」

 

 

這句話著實逗笑他,班納面對走近的東尼,反身坐上桌子。

 

班納想,疲勞足以麻痺一切。他直視著東尼的眼,一顆一顆解開襯衫的扣子。

 

東尼從不掩飾對布魯斯班納的好感,露骨的言語告白,積極的肢體動作,有意無意的挑逗,包括今天,之前有無數次。班納從沒有正視過,他有接受到,但從沒回應。

 

 

「我想做愛,東尼,我想。」一把抓住已經站在眼前的東尼領口,將他拉近自己的臉,班納輕聲道。

 

 

任何感情都是對價關係,利益衝突的雙方處於各自利益最優狀況又互不被對方接受時,矛盾各方所作出的讓步_換句話說,誰愛的多誰就退的多。

 

 

他的唇瓣輕觸著另一張唇,班納凝望著那雙一樣充斥血絲的眼,笑著說:「我想上你。」

 

他只是突然好奇,東尼。

 

突然很好奇。





======================================

糟糕了,劇情走向好奇怪...


強調兩百次,我是博士受不可逆,

所以在沒打出來的結果內...博士一定會被吃掉(阿哈哈哈哈哈XD


想打個,兩人因為太累所以都壞掉的節奏,

應該也會幹個爽(?)

评论(7)
热度(24)

© 阿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