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組廢渣

【復聯/科學組】愚蠢的人類。

Avenger復聯/科學組 愚蠢的人類


前言示警:主角非人類,兔子設定,無意義單純喪病自嗨


能接受再往下拉,謝謝。







從鼻尖開始沿著大大的眼睛到因為驚嚇而微微垂下的長耳朵,東尼抖抖鼻子,仔細的從雪白的幼毛中找尋一點點氣味,看著眼前一臉狐疑的兔臉,班納眨眨纖長的睫毛,吶吶的開口:「我跟你說過,這一切都是誤會…」

 

聽著軟軟的嗓音,東尼不可置信的皺眉,這麼可愛的聲音,不可能搞錯阿…一個小跳躍,反身壓制班納,無奈的班納也不做反抗,嘆了口氣,放軟身體任他擺布。

 

東尼低下頭轉移陣地,朝著脖子及豐盈的臀部嗅去,順著蓬鬆的兔毛努力將頭塞進兩腿間小小的隙縫中,仔細一看。

 

 

 

有雞雞!

 

 

 

他震驚的往後跳了一大步,臉上的鬍鬚隨著劇烈動作而晃動,班納轉過頭,水亮亮的眼睛充滿歉意的看著他:「對不起,我真的是公的…」

 

「不,這不是你的錯,不用跟我道歉,這全是外面那兩個愚蠢的人類所造成的。」雖然身為一個種兔的尊嚴盡掃落地,但東尼並不想責怪眼前這隻看起來個性超溫和的受害者,他忿忿不平的跳到籠子旁,看著兩個巨大的人類泡茶吃點心聊天的模樣。

 

「該死的,現在超想交配,我這優良的基因難道就要浪費了嗎…」東尼翻了個大白眼,用力咬著放在一旁的糧草邊嚼邊念著。

 

相較於他的氣憤,五分鐘前一開籠差點就要被東尼強暴的班納反而氣定神閒,悠哉悠哉扭著雪白色的屁股,短短的尾巴隨著擺動而左右晃著,一蹦一蹦緩緩跳到飲水器旁,小口小口的喝著水。

 

東尼看了看班納的背影,蓬鬆兔毛圓滾滾的臀部,剛剛嗅著味道時感受到柔軟的觸感,還有他軟綿綿的嗓音,瞇了瞇眼,他跳到那隻可愛的兔子身旁。

 

相較於班納一身雪白只有兔耳朵是淺灰色的毛色,身為種兔的東尼則是一身黑的發亮,體型上兩者略同,但由於配種關係,東尼的身形又大了一丁點。

 

東尼湊到班納的臉龐,忍不住又聞了好幾口。他身上總有股甜甜的味道,比之前遇到其他母兔子都還要好聞…難怪自己第一時間沒辦法分辨出是公的。

 

班納看著突然靠近的東尼,本以為他是要喝水,沒想到對方反而往自己身上聞了又聞,只能不知所措的疑惑看著他。

 

「你…有交配過嗎?」東尼轉了轉眼珠,一臉狡黠的問。

 

 

「沒有。」他搖搖頭,大大的兔耳晃阿晃。班納從一出生就被抱離兔媽媽身邊被帶回家養,沒有跟其他兔子相處的機會,這是他第一次跟其他同類聊天,忍不住好奇的模仿東尼,開始聞聞東尼身上的味道。

 

 

「你好香喔…我們來交配好不好?」看著班納主動靠近自己,滿臉無辜的神情,東尼輕輕的摩蹭著他的耳朵,像是怕嚇壞他的小聲問著。

 

「交配…不是要一公一母嗎?」班納對於耳朵傳來輕柔的撫摸舒服的瞇著眼,用著軟軟的聲音問著。總聽著主人在嚷嚷著要幫母的班納找隻公的兔子來交配,這種基本概念他還是懂得。

 

眼見班納不是很排斥的模樣,東尼更進一步的貼近他的臉,用毛茸茸的鼻子頂頂他的臉頰,笑著說:「會很舒服,很舒服喔…我可以教你。」

 

「很舒服嗎?」班納眨眨眼睛,看著一蹦一蹦跳走的東尼,察覺身體一沉,原來東尼又再次壓在自己身上了。

 

「對,很舒服的。」東尼用低沉的聲音說著。

 

 

 

 

 

 

 

 

 

其實真的很舒服,雖然有一點點痛,不過大致上都很舒服,除了,最後因為不注意下,自己的腳受傷了。班納使勁的想動動右腿,卻發現那隻小兔腿只是無力的垂著。

 

 

立刻驚覺身旁低到不能再低的低氣壓,班納趕緊拉開笑容,用著毛茸茸的的大耳朵搔搔東尼的鼻子,故作開朗的說:「沒事的,其實不痛不痛,一點都不痛的。」

 

東尼皺著眉,一臉自責,連黑色的兔耳朵都沮喪的垂著,先是親親班納的眼睛,再來跳到他那雙雪白的兔腿旁,不放心的東看看西瞧瞧,憐惜的嗅了好幾下。

 

「對不起,是我的錯…」

 

 

「不是你的錯啦…」班納趕緊開口,但東尼依舊是一臉愧疚的樣子,這樣低潮的東尼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兩隻兔子沉默了一陣。

 

「交配…」他吶吶的開口,想轉移話題,只見東尼默默的抬起頭,緊盯的班納瞧耳朵晃了晃。

 

「剛剛的交配很舒服…」他害羞的說著,眼睛盯著東尼維持不到兩秒,又忍不住看向地板。

 

果不其然東尼的注意力完全被轉移開,一臉得意的蹦蹦蹦跳回班納臉旁,壞心眼的看著紅成一片的臉頰,低聲說:「舒服,有多舒服呢~嗯哼,告訴我阿」

 

這把火完全是自己找的燒到自己身上來,班納垂著眼,小聲的說:「就是,就是很舒服阿…」

 

「那你喜歡嗎?」東尼將鼻子埋在班納背後深深吸了一大口,一樣都是雪白兔毛怎麼他就是特別甜呢~一邊想著,忍不住又摩蹭了好幾下。

 

「喜歡。」

 

聽著綿綿軟軟的嗓音,東尼覺得心都融化了一大塊,用力的親親毛茸茸的長耳朵,他奮力抬起後腿一跳,來倒牧草區,張嘴咬了好幾根牧草,跳回班納旁邊,寵溺的說:「你多吃點,這樣傷才好的快喔。」來來回回好幾次,把草都推到雪白的小兔子旁邊,成了個小小的草堆。

 

 

 

隨著黑色身影跳個不停,班納大大的眼睛也隨之左右移動,一會兒,東尼小心翼翼的幫他把籠子內的環境用的更舒適些,問問他是否會餓、會冷、會渴,過一會,回頭看到剛剛堆的牧草推,突然覺得會擋到班納害他變的不透氣,又急忙要把草推搬走,看著忙得不可開交的東尼,班納揮動雪白的小兔掌,柔柔的說:「那個…」

 

聽到聲音,東尼立刻跳到班納身邊,急忙的問:「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腳又痛了嗎?還可以嗎?」

 

「沒有沒有,只是,只是可以跟你聊聊天嗎…」感受到東尼全心的呵護,班納從沒有感受到這麼貼心的照顧,畢竟這個只是小傷而已,捨不得再看見他為此忙碌,班納決定再幫他轉移注意力。

 

「當然可以。」東尼露出笑容,低頭咬了根牧草,嘴巴叼著一端,另一端則塞在班納嘴裡。

 

「不過你要把這根吃光才行。」眼睛水汪汪閃亮的班納,先是愣了愣,然後聽話的點點頭,只是長長的兔耳朵因為羞赧而染上點粉紅。看著如此可愛的小白兔,柔柔軟軟,香香甜甜,東尼覺得自己又想要交配了。

 

趕緊搖搖頭,現在小兔子的狀態可不能做激烈運動,東尼深深吸了口氣,擺動著尾巴,喬了個舒服的位子,安安穩穩的坐在班納旁,活像個守護的騎士。

 

「以後阿,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知道這個純潔的小兔子連交配都沒有過,就可以猜到他是沒什麼社會歷練,比起身為種兔的自己來說,那真的是該被好好保護的對象。東尼老氣橫秋的抬起鼻子,認真的說。

 

 

「不用保護我,其實,我脾氣很差…有時候,有時候會變得無法控制自己。」像是回想起不開心的事情,說著說著,班納避開東尼的目光,看著那堆牧草,連耳朵都無力的垂著。

 

「這樣很好阿。」完全不想看到眼前的小白兔一臉哀傷的模樣,東尼抬高音量大聲說著。

 

「既然你脾氣差,換你保護我不就行了嗎?我告訴你兔子的世界就是這樣,脾氣越差越好。」亟欲驗證自己說的話是真理,東尼高高的跳了起來,面露兇光,惡狠狠的皺著鼻子,還怪聲怪氣吼叫了幾聲。

 

傻傻的看著東尼,不曾接觸過其他兔子的班納歪著頭像隻鸚鵡的重複著他的話,「脾氣越差越好…嗎?」

 

「對!就是這樣,很簡單的。你脾氣好,我保護你,你脾氣差,換你保護我,這樣不是很好嗎!輪流輪流。」一字一句堅定的告訴班納,說完後東尼用鼻尖往班納的臉頰磨蹭了幾下。

 

「我也可以保護你…這樣很好。」聽著聽著,對於一直以來無法控制的怪力量突然有了其他目標,班納露出開心的笑容,他喜歡這句話,他想要保護他。

 

「對,你保護我?」看著純真的笑容,東尼像被感染一般也笑開了。

 

「好。」點點頭,班納象徵性的握起小小的兔掌。

 

「我們一直在一起?」東尼再次將鼻子埋近那一片雪白的兔毛中,吸著香甜的氣味。

 

「好。」看著眼前黑如絨的兔毛,班納主動往前摸了摸。

 

「…等你傷好,我們再來交配?」感覺到那一個小小身軀主動靠近,又軟又綿的兔掌在眼前晃動著,東尼輕輕咬了一口。

 

「…好。」帶著點甜意,小小聲的幾乎消散在空中。

 

 

 

 

 

 

 

 

 

「糟糕了。」

 

「怎麼?欸,他們感情超好的,頭靠著頭就這樣睡著了欸。」

 

「對阿,本來還想說會打架,現在兩隻黏成這樣…」

 

「幹嘛不開心,這樣很好阿,好可愛喔~一黑一白,牧草就堆在旁邊好像小房子一樣欸~」

 

「不是啦,你不知道我家這隻種兔超兇的,上完就走,沒有跟別隻兔子好過欸…」

 

「那這樣超好的阿,跟我家這隻是真愛!好啦,反正你也住隔壁,就讓他們兩個睡一起拉」

 

「好啦好啦,也只能這樣…之後生出兔寶寶要告訴我喔~」

 

「一定一定!」

 

朦朦朧朧中,聽著兩個人類說的話,東尼心想著,算你們聰明沒拆散我們,要不然…你們就真的太愚蠢了!






==========================

謝謝 @小美队的冬吧唧 提供的網路故事

劇情內容參考:

有個女生買了隻母的小兔子,配種後發現兔子腳骨折了,

五個月後兔子遲遲沒生小兔子,送去獸醫那邊才發現原來一直是公兔子...


所有有關兔子的描寫十分不精確亦不正確,

感謝看到最後容忍的大家


就是個喪病所以想寫的畫面..別打我XD

评论(4)
热度(41)

© 阿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