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組廢渣

【復聯/科學組】獵(1)

Avenger復聯/科學組 獵(1)

 
 

前言示警:AU架空,

 
 

每個月第二跟第四周的禮拜三,那個男人總是坐在圖書館二樓閱讀室,靠著窗戶的角落,倒數第二個位置上,桌上的右邊擺著看起來頗老舊的保溫瓶。從早上八點開館進來後,他會從書架上拿本看起來最厚封面最破爛的書,緩緩走到位置上,駝背的習慣讓肩膀看起來永遠垂著,不發出任何聲響的走到他的位置上。

 
 

坐在一樓櫃台內的東尼抬頭望了一眼,低下頭對著眼前的小姐說:「這本書還書期限是兩天,謝謝。」

 
 

每兩個小時會喝一口,一分不差。笑著送走顧客,他看著電腦右下角的時間,眨眨眼想。

 
 

時間過得很快,閉館時間是下午五點,在四點三十分,那位客人就會起身,將書籍物歸原處後,從放在腳邊的A4大小皮質包中,拿出溼紙巾仔細的將手擦拭乾淨,並連桌面都一併清潔後,將保溫瓶收好,放妥椅子,腳步輕盈的踏在地毯上,步下階梯,在兩人四目交接時,露出一抹客套而生疏的笑容。

 
 

眼神交會的時間一秒鐘後,他會立刻垂下眼微微點個頭,握著提包,不發出任何聲響的離開圖書館。

 
 

一個非常安靜且低調的顧客,東尼向坐在櫃台另一側的人使個眼色,便起身開始巡視館內,確認門窗是否關閉、是否有顧客尚未離開,他踏上階梯走向二樓,來到方才那位客人放書的地方,抽出那本厚到不像話的書,「時間簡史:從大爆炸到黑洞」,他拿出透明夾練帶將書放入其中,確定密封後,再走到那張桌子旁,從胸口掏出鋼筆順時針轉動筆蓋,筆的上端瞬間放射出紫色光芒,仔細掃描後,果然一點生物跡象都沒留下。

 
 

他將手上包在塑膠帶中的書高高舉起,看著有些斑駁的書皮裹在透明袋中反射光線,那微微的折射讓想到那張普通的臉,在兩人視線交會時,他的眼神迴避且空洞,不若看著書本時那樣閃閃發光的模樣。

 
 

他富饒興致的來回看著,俐落的將書收著,走下階梯。

 
 

「史蒂芬.霍金的《時間簡史:從大爆炸到黑洞》」東尼將書交給站在櫃台前的黑衣男子,偏過頭向坐在櫃台內的人說了一句,拿起右邊的黑衣男子遞上的酒精噴霧噴了三次,拿著手巾擦拭消毒每一個指縫。

 
 

「好的,史塔克先生,明天書就到了。」快速敲打鍵盤後,服務人員恭敬的回答。

 
 

「嗯。」點點頭,東尼領著兩名黑衣人快步離去。


 
 

即使是最熱鬧的夜店也能毫無阻礙就找到他,只要往最角落最陰暗的地方看就行了。

 
 

剛踏進門口,絢爛的雷射燈高高掛著,不規律的旋轉照射下,在舞池的蠕動身軀的人臉上,都帶著紅一塊紫一塊黃一塊的顏色,不論長相年齡,每個人看起來都變成一個群體,毫無差異,東尼看著果然還是躲在角落老位子的那個人,忍不住笑了。

 
 

對比周遭的喧囂,震耳欲聾的音樂卻不帶給他任何影響,他只是窩在角落,一樣在右手邊放著那個老舊的保溫瓶,除了酒保外,無人與他對話。與在圖書館相反,他沒有低著頭沉浸在閱讀世界內,右手一樣拿著隻筆,表情柔和的靜靜掃過夜店裡每一張臉孔。

 
 

東尼征征的看著他,心想,這不對勁跟說好的不一樣,一定有什麼事情搞錯了。

 
 

昨夜洗完澡的東尼,頭髮溼著垂了幾滴水珠,沿著脖子滑落胸膛,最後隱沒在白色的浴袍內,他不以為意的甩甩頭髮,左手端著杯紅酒,看著螢幕上那張大大的照片,一如之前所見,平實的五官,不特別突出的外貌,穿著紫色襯衫坐在酒吧的角落,昏暗燈光下偷拍的照片畫質並不好,某些線條甚至糊成一片,東尼將照片放大拉近距離仔細看了看,但那男人的眼睛卻無比銳利。

 
 

他們判定此人有攻擊性計畫提前進行,並表示終止對東尼的委託。與官方合作就這樣,總可以單方面中止合約,但自己也用國家資源玩得很盡興,東尼看著入侵官方網站截取到的照片,這一點小缺點他還可以接受。儘管來得這麼突然且錯愕,基本上整起事件至此就不再與東尼有任何關係,只是基於一點點小遺憾,畢竟他研究了這男人這麼長的時間,所以還是湊熱鬧到現場,以觀禮的心情來看接下來發生的獵捕。

 
 

好吧,也許真有些惋惜跟說不出口的第六感,所以自己才回絕晚上的聚餐,特地來到這裡。東尼翻了個白眼想,這種高超的預測能力怎麼都不會發生在好事上。

 
 

眼前這張怡然自得活像是在公園看老伯伯喝茶的安詳神情,再怎麼看都不可能是無差別攻擊案的兇手,東尼皺著眉注意到左前方穿著短裙的辣妹藏在大腿的銀鎗,右邊有三個配對中長距離武器的便衣,他快速掃過一次周遭環境,店內大約有20名到30的警力,配戴的皆是史塔克企業提供的高火力武器,心裡暗暗喊糟,這可不是他一個人單槍匹馬打的過的程度。距離行動開始還有30分鐘,自己總還可以做些什麼。

 
 

從中作梗與官方為敵付出的代價,只為保全一個是否有價值都還屬未知數的對象,這樣划算嗎?

 
 

東尼再看了一眼那名男子,幽暗燈光下,不若在圖書館時冷清的光線,他的線條變的柔和許多,依舊沒有特別的表情,但纖長的睫毛輕顫,在眼底抹上層陰影,對比周遭的喧嘩,安靜一人的他更顯得遺世獨立,看起來,很寂寞。

 
 

是否划算這並不重要,因為這是自己想做的,而他的價值並不在此。

 
 

壓低帽緣,東尼站在椋柱後,盡量隱身於陰暗中打了通電話。

 
 

10分鐘後,吧檯貼了張公告在門口「今日消費免費暢飲」,瞬間湧入大量人潮,舞池更像是炸鍋一般人聲鼎沸熱鬧不已,店裡的每個角落都塞滿了人,不論認識與否,見了面互相敬酒,看對眼便深情熱吻,在酒精催化下,肢體碰觸變的相當容易。

 
 

趁著現場一片混亂,東尼看著方才注意到的便衣紛紛被人潮衝散,他迅速來到角落,另一人趁著酒意想向那名男子索吻,他也只露出困擾的神情,臉上依舊帶著客套的笑容,對方並不罷休,想扯開男子遮住嘴巴的手時,東尼拿起鑰匙往醉漢背腹用力一戳,對方身體瞬間癱軟,算準時間東尼一把接下,往櫃檯一放,對酒保壓低音量說:「他真的醉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得到酒保了然於心的笑容,他轉頭靠在盯著自己發愣的男人耳邊輕聲道:「布魯斯班納,還是該稱呼你為,吸血鬼先生?」




 
 

布魯斯班納已活了一千三百年,詳細的時間已記不得了。跟長相俊美、身材高跳,擁有強烈欲望及高超能力的族人相比,他永遠是個異類,樣貌平庸、體格中等,對於血液無慾望弱小而不顯著的天賦,他有過目不忘的記憶力及大量閱讀下累積的豐富學識,但這一點用都沒有,班納在某一天下午,看著窗外的樹梢上停著一隻羽翼尚未豐盈的稚鳥,想著生命的短暫,再想到自己,任何人若能活上一千年,這種程度是誰都可以辦的到。

 
 

儘管非自願,但他的特立獨行讓他屏除在歷史悠久的吸血鬼家族之外,在加上身上有些隱疾,他幾乎是完全斷絕與吸血家族的連繫,形單影隻的一個人到處流浪,人類文化進展至此,血液的取得變得非常容易,他不用去獵捕任何一個無辜的人,只要買通醫院定期定購過期的血包即可。

 
 

小口的喝了一口保溫杯中的液體,淡淡的鐵鏽味充斥口中,班納閉上眼嚥了下去,儘管已千年,這種味道還是無法讓他習慣坦然的接受。

 
 

然後,如預期的再感受到樓下那名男子的視線。兩個月前新進的圖書館人員,他是這樣對著詢問的顧客自我介紹著,這是事實嗎?班納並不感興趣,他在意的是那雙毫不掩飾炙熱欲望的眼睛,總是這麼恣意妄為的緊盯著自己看。

 
 

無論是在圖書館,在餐館,在大街上及超商,他老早就察覺男子的跟蹤,也許就一般人類的標準,這樣的追蹤技巧已屬頂尖,班納不動聲色的歛下眼中的疑惑,但在他來看,這一切都宛如耳戲。粗糙、顯而易見。

 
 

他不會想要阻止,也沒有慾望了解,這名人類對他的意圖,挑起他一點反應的是對方強烈的情緒,在這個擅長掩飾埋藏自我的時代,他已經許久未曾碰到如此純粹的貪婪,這讓班納對他留下一點點的印象,東尼史塔克。

 
 

他知道夜店裡有人攜帶武器,但他並不引以為懼,比起那些,眼前這名正在發酒瘋的陌生人,硬要討吻的行徑才真讓班納覺得困擾。

 
 

「這是你性格上致命的缺點,布魯斯,體格上的強大卻不足以保護你那顆過於柔軟的心。」還記得姑媽曾對他說過這句話,其實講白點就是,布魯斯你就是個不會拒絕人的爛好人。

 
 

他皺著眉,面對對方的強勢,只能被動的用手遮住嘴防止被出其不意的奪吻,他有超過兩百種讓人類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方法,班納無奈的想,但面對如此弱小的人類又怎麼下的了手。

 
 

與此同時,那名男子又出現了,他拿出鑰匙戳了醉漢的背後腰技處,金屬前段散出細微卻強烈的電流,接下對方瞬間癱軟的身軀,流暢的放在吧檯上,動作一氣呵成。

 
 

最後在自己耳邊輕聲說,「布魯斯班納,還是該稱呼你為,吸血鬼先生?」

 
 

他並不因為他的稱呼或靠近而微微發愣,讓班納忍不出神的原因,乃源於以好久不曾被人保護。而眼前這個弱小的人類,正擔心著他。








 
 

東尼向來信任自己的判斷,身為史塔克企業負責人的他,偶爾接接政府委託的案子研發產品,純粹是因為興趣,他擁有整個企業集團當作後盾可以盡情研究,他有錢有權,最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是絕無僅有的天才。

 
 

他們走在夜店後門的小徑上,當眼前這位吸血鬼先生第三次被地上凸出的雜物絆倒,踉蹌往前走了幾步時,他不得不懷疑自己的判斷,吸血鬼不是應該擁有過人的運動神經及敏捷靈活的動作嗎?

 
 

班納穩下身體後,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垂著眼有點發窘的說:「吸血鬼也跟人類一樣,運動神經是因人而異的。」

 
 

這是東尼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與在圖書館看到冰冷無表情的外貌完全不同,他的聲音綿綿軟軟的,帶著一點鼻腔,像在撒嬌一樣,若是自己在夜店搭訕時聽到來人這樣回答,他一定會認為這是個性暗示直接待回家…不,等等,他知道我在想什麼?

 
 

東尼一臉警覺看著班納道:「你,你聽的到我在想什麼?」

 
 

他眨眨眼,拉開溫和的笑容說:「你剛剛說出口了。」

 
 

班納臉上雖然掛著笑,但那種生疏感又回來了,不同剛剛窘迫的神情,一層淡淡的疏離壟罩著他全身,帶有距離的拒絕,他有禮的對東尼說:「今天,謝謝你的提醒,我想_」

 
 

不知為何,東尼有預感接下來他要說的就是離別,但這並不是他所想要的,他下意識的伸出手抓住那隻手,打斷他的話強勢的說:「來我家吧,你現在處境很危險,一個人並不安全。」

 
 

面對突如其來的碰觸,班納微微瞪大眼,這細微的神情讓表情又生動了起來,他疑惑的看著被東尼握住的左手,愣愣的重複:「安全…?」

 
 

「對阿,警察懷疑你涉及無差別攻擊案件,所以現在一定到處在追捕你,你…」

口若懸河的東尼話說到一半,看見班納伸出右手掏出口袋的手機,手掌一收緊,手機應聲折斷,不到兩秒揉爛成為一顆直徑5公分的金屬球時,再也說不下去。

 
 

「史塔克先生,吸血鬼的自保能力並不低,真的很謝謝你。」目瞪口呆的東尼,讓他真心的笑了,柔柔的說著感謝,抽回被緊握的左手,點個頭,越過站在原地的身影,他小心避開地上的雜物,緩步走向小徑的盡頭。

 
 

「可是我很危險!對,我現在很危險,那你留下來保護我好了。」焦急帶著點驚慌的叫聲從背後傳來,班納停下腳步。

 
 

看著不再向前行的背影,他受到鼓勵般快速的說:「既然我拉著你離開夜店,警方那邊必會有紀錄,現在被盯上的就是我,而我只是個虛弱的人類,班納先生,我可是為了你身陷險境,所謂受人點滴應當湧泉以報…」

 
 

眼前的人站在街燈下緩緩轉過身,灰暗光線下東尼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只覺得那雙眼睛特別得清澈明亮,淡漠的聲音迴盪,近的像是在耳邊說著:「吸血鬼具備竊讀人心、催眠、製造幻象的能力,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冰涼的氣息自耳垂撫過,他看著瞬間移動到面前的班納,側過臉在耳畔輕道,東尼的視線落在眼前纖細而白皙的脖頸:「你會害怕,那就離我遠一點,史塔克先生。」

 
 

一字一句說的冰涼冷冽不帶情緒,充滿恫嚇及威脅,就算外觀看起來並無差異,但本質上還是完全不同的種族,對於未知,人類總會下意識的恐懼。班納垂下眼看著貼近的身軀,如同預想的安靜不發一語,這樣很好。

 
 

在漫長的生命中,比起將人類當作食物用當成眷養的家畜的族人相比,曾有一段時期,班納是樂於與人類做朋友,開頭是如此快樂,但結尾總是令人悲傷,也許是在某一次的猜忌,或是某一天的懷疑,他們眼底的愉快消散的太快,不安就像顆種子,只要一有縫隙就會成長茁壯。他不想再看見那雙漂亮的眼睛,純粹炙熱的欲望隨著時間而滅熄。

 
 

「不,你沒有。」堅定的語氣打斷班納的分神,東尼道:「若你看到我的大腦,你就會知道我有多渴望你,害怕不足以影響我的決定。」

 
 

嚥了口水,他清清喉嚨,笑著說:「竊讀思想這個我不擔心,東尼史塔克向來是良善的人表裡如一,其實我也有一組系統可以辦到同樣效果,前提是你願意讓我黏10個8個感應貼片在前額之類的,總之,催眠或製造幻象這種能力,若你願意小試一手,那我樂意至極,前提是要讓賈維斯全程錄影…對了,消像權什麼的,你不會跟我收版稅吧?」

 
 

話題似乎被拉到很遠的地方,班納往後退了一步,看著眼前這麼身型與自己差不多,可是無論是體力或年紀差距甚大的人。

 
 

他一定沒發現,有著困惑時會歪著頭看人的習慣。東尼腦海裡突然閃過這個想法,這讓他覺得愉悅。

 
 

「你沒有否認害怕,史塔克先生,你害怕我。」

 
 

「對未知的事情除了恐懼,引領我前進的是急欲透徹了解的慾望。我找不到足以說服不巴著你為這件事情負責的理由,留下來,保護我。」點頭承認自己的情緒,示弱並不可恥,它是個很好的手段,桀驁不遜的東尼同時是個談判高手,能把請求說的這麼理直氣壯,挑高的眉毛流露著挑釁。

 
 

毫不掩飾的戰帖,班納確實收到了。

 
 

「希望你不會為今天的邀請感到後悔。」這是場遊戲,在平淡的旅程中,有名叫東尼史塔克的人類擅自闖了進來,他已經善盡告知義務,沒道理再拒絕第二次。

 
 

「歡迎光臨,吸血鬼先生。」東尼嘴角揚起笑容,眼底閃著明亮。








 
 

夜很深,東尼載著班納來到史塔克大樓,並幫他安置了一間房間,就位於東尼寢室的隔壁。

 
 

碩大的房間內,家具一應俱全,特別的變是床鋪旁多了一具棺材,乳白色為底以紫色鑲邊的外貌,裡面為酒紅色的絨布墊底,再墊上個枕頭,應有盡有。

 
 

班納看著吸血鬼標準配備的床,轉過頭向一臉得意的東尼致謝。

 
 

「這顏色還喜歡嗎?我是覺得有點太樸素了些,如果要選,我還準備了金紅配色、全紫色、黑紅配色、黑金配色…」如數家珍的點著棺材配色,對照東尼的興致勃勃,他笑笑的聽著,淡淡說句:「快清晨,該就寢了。」

 
 

 東尼先是扯到衛浴設備又提到沙發裝潢,硬又留了快20分鐘才離開。聽著逐漸離去的腳步聲,班納轉開一直隨身帶的保溫瓶,小小的喝了一口,伸出獠牙滑過下唇,盯著那具棺木,眼神幽暗。




 
 

東尼史塔克早已準備好自己的到來,請君入甕嗎?




 
 

班納緩步靠近,安穩的躺下,一如入土的亡者。自己一無所有,無所畏懼。





 
 

==================================

不好意思又來洗版面了...

突然很想寫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

上篇偏鋪陳

希望下一篇可以寫到想寫的東西順利完結!

 
 

嘗試寫中篇的我需要大家一點點留言>//<

有任何想法或意見歡迎留言~謝謝

 

评论(5)
热度(38)

© 阿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