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組廢渣

【復聯/科學組】童話_一個種族的覺醒

【復聯/科學組】童話_一個種族的覺醒



嘴巴叼著稻草,炯炯有神的眼越過隨風搖曳的芒草群,越過潺潺流去的小溪,越過鮮少人煙的偏僻小徑,在寬闊的藍天點綴著幾團蓬鬆的白雪,視線似乎就落在點點森林之前。

看著弟弟坐在草皮上,一手托腮一手撐地故作帥氣的側臉,深邃的眼望向遠方,大哥皺眉,順著他的方向一看,哇,還真是霧茫茫一片什麼都看不清。


「豬小弟阿,豬的視力很差你連我在你面前比幾都看不清楚了,幹嘛一直盯著那麼遠的地方啊?」邊用尾巴蹭蹭草地,幫屁股搔搔癢。

「我說過,不要叫我小弟,叫我東尼,東尼!」原先營造的瀟灑氣質立刻破功,他轉過頭惡狠狠的瞪著哥哥,殺人般的眼神搭配上粉色的朝天鼻,咬牙切齒的吼著。自稱為東尼的豬小弟一把抓起放在腳邊的望眼鏡,盯著叢林裡的動靜。


不是,身為豬,老大是豬大哥,老二是豬二哥,老三就該是豬小弟,可弟弟不知怎麼搞的,突然有一天大起革命,說自己身為豬有豬的驕傲跟自尊,身為天才也有絕不能放棄的原則,毅然決然就改名,要大家都叫他是東尼。豬大哥有點苦惱的想,這弟弟像是到了叛逆期,成天說話火氣超大,盡是說些聽不懂的話,什麼化學阿物理的,這是身為豬該了解的事情嗎?背上有塊肌膚總癢到不行,豬老大索性翻過身,在地上打滾著。


「而且豬蹄能比什麼數字…不過就是四嗎?你最好可以比個五出來給我看阿你_」用著恨鐵不成鋼的神情,東尼盯著在滿身沾滿草屑及塵土,笑到樂不可支的大哥,大大翻了個白眼,知道再說什麼也沒用,他撇撇嘴,先將打造了快一個月極其珍貴的望遠鏡穩妥的放在岩石旁,撐起身體,跨出小豬蹄挺起胸膛,緩步走向草皮的另一端。


「不是我不提醒你們,天快黑了估計晚點可能還會下雨。」
轉了轉眼珠,剛剛發現一大搓毛茸茸的淺灰色尾巴在樹林間隱約可見,心情大好。極力將一字一句說的字正腔圓,但仍帶著些許專屬小豬仔的鼻音。


悠閒自在的躺在大石頭上享受白日夢的豬二哥,豐餘的臉頰肉將皮膚撐的緊繃,滑嫩的豬蹄抓抓被蘆葦草掃過的肚皮,偏著頭看著越離越遠的身影,「下雨?下雨就回家阿,我喜歡在濕濕的泥裡面滾來滾去了。」

滾了好幾圈正大字形躺在草地上喘息的豬大哥,視線隨著在眼前翩翩舞動的蝴蝶而轉動,懶懶的說:「恩,滾完以後再回家…回家!」


瞬間跳起來的豬大哥一臉驚恐的看著還躺在石頭上的豬二哥,後者被瞪著一臉莫名其妙。


「回、回家,還、還、還沒、沒…」一緊張說話就會打嗝的習慣沒變,豬大哥整張臉脹紅的活像是紅燒豬頭皮似的,上氣不接下氣短短一句話被切割成數十個單字還沒說完。


「還沒怎麼了?」轉轉脖子,豬二哥換了另個胳膊墊在後頸,愜意的瞇著眼,微微涼風吹撫著,他打了哈欠,眼角沁出點淚。


「蓋、蓋、蓋、蓋房子!」用盡所有力氣豬大哥吼了出來,語畢嘴裡又冒出兩個響亮的嗝。

聲音之大宛如晴天霹靂般,打在豬二哥身上,想起今早出門時豬媽咪那笑裡藏刀的笑容「記得喔,你們要學著獨立,自己蓋房子吧。」,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翻了好幾個滾他下了岩石,與豬大哥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覷著。



「二弟,嗝,你進度怎樣?」皺著眉,豬大哥一臉嚴肅。


「我只用木頭蓋了基底,蓋的好累所以才想說來睡個午覺…糟糕,天快黑了。」周遭的視線逐漸變暗,對視力不好的小豬仔來說確實變得吃力,兄弟倆肩並著肩一同走著。


「大哥,那你呢?」正想著若真的蓋不完,至少還可以找個棲身之地,豬二弟眼巴巴的看著向來穩重的大哥。

「恩…差、差、差不多了。」皺皺鼻子,點點頭,一臉灑脫的側臉。弟弟看著大哥如此帥氣的臉龐,內心是佩服不已。

「我,草、草都找好了。」

「草?」

「想、想說,草堆一堆身體鑽進去可以睡就好了。」








果、果然可以睡這個標準是不夠的。

強風暴雨下,茅草堆不到30秒全部被吹光,濕漉漉的豬大哥身上因水分黏著一圈稻草,短短肥肥的蹄緊緊遮住兩點,狂奔至豬二哥木屋的門口。

「大哥,你現在的模樣,讓我好想吃甜甜圈喔」這是豬二哥一開門的第一句話。

「別開玩笑了你,我的草堆被風吹走拉,你、你可以收留我嗎?」

豬大哥絞盡腦汁想著要如何說之以情動之以理,首先,他先把不斷想拿稻草戳他兩點的手拍掉。

「欸欸欸,對你哥我禮貌點,不要這樣動手動腳啦。」

「趴嗤」

「哈哈哈,好拉大哥,要不然今天你先跟我睡好了。」

「恩…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沒有阿,哪有。」四處張望,只聽到咻咻的風聲及雨水滴落葉子的聲音。

「趴嗤」

「有,真的有!你過來我這邊,我這邊聽得很清楚。」豬大哥拉著豬二哥,正對著小木屋。

「你聽你聽,真的有奇怪的聲音…像是餅乾之類的。」

「趴嗤」

「欸,有欸,清脆的聲音,想著想著我又餓了。」摸摸肚子,豬二哥舔舔嘴唇,他無比想念媽咪做的鬆餅,看了看隔壁活像波堤獅的大哥,喔嗚,還有咬來蓬鬆有嚼勁的甜甜圈啦。

「我也餓了,肚子咕嚕咕嚕的響…」

「轟隆隆!」

「大哥,你會不會太誇張,這種如雷般的響度你有這麼餓嗎?」

「不,弟弟,小木屋垮啦!」








東尼看著眼前一搭一唱宛如說相聲的兩條豬,深深吸了口氣,右邊豬蹄抓著細長的高腳杯,邊說著:「所以你們現在是要…?」


「豬小弟,你好厲害阿,哪時候蓋好這棟大樓的,太誇張啦,還有好多東西…唔,雖然看不清那時啥,不過感覺就好厲害阿」豬二哥目瞪口呆的看著富麗堂皇的屋內裝潢,當事者身穿睡袍優雅的坐在吧台椅子上,一派得意洋洋的接受羨慕的眼光。


算了,他從沒指望另一頭豬可以理解他的問話,對著豬二哥的答非所問,東尼小酌了口紅酒,順順袍子的下襬。


「什麼豬小弟,要叫他東尼東尼,對吧東尼。」用肩膀狠狠撞了一下豬二哥,豬大哥很識相的看看東尼,得到對方讚賞的笑容後,一屁股坐上沙發,毫不客氣的拿起桌上的葡萄就吃了起來。


狼吞虎嚥塞了四顆葡萄到嘴裡,正想叫著豬二哥也快來吃實,一轉頭卻看一團毛茸茸的胸膛,最內層如雪一般的白亮,中間班雜深淺不一的淡灰色短毛,暈染到最外圈成了膨鬆軟綿的深灰色長毛。豬大哥愣愣的沿著胸膛往上看,突出鈍型的嘴巴微微揚起,黑色濕潤的鼻子,深邃的眼睛亮著琥珀色的光芒,「你好。我是布魯斯班納。」


「噗哧」過於震驚嚇用力咬下滿嘴的葡萄噴成汁,全射在班納胸膛。


「阿、阿、阿、阿有、有、有大野狼啊!」一緊張打嗝的老毛病又發了,豬大哥顫抖著雙蹄,指著那頭好像面露困擾顯得有的可愛可是根本不應該要訣得可愛應該是會巴不得立刻抓豬宰來吃的灰色大狼,拉高音量的呼喊聲家帶著小豬仔特有的鼻腔。


「什麼什麼?大野狼!」像隻鸚鵡重複著大哥的話,豬二哥聽到關鍵性三個字害怕的跳了起來,一緊張只顧著往前爆,視力不佳的他卻沒看見眼前的那堵白色的牆,瞬間撞得東擋西歪。


東尼察覺不對勁,但眼前糊成一片什麼都看不清,他趕緊拿起手邊望遠鏡,看到的是班納伸出前掌抹去沾上胸膛的葡萄汁,幾滴濺上嘴唇的紫色汁液則伸出舌頭輕輕舔掉,對比坐在一旁驚慌失措大吼大叫的小豬,班納冷靜的眨眨眼,雪白的三角形耳朵動了動,看著還在尖叫的豬大哥,看著已撞倒在地呻吟的豬二哥,一臉不知所措的模樣,屁股後方蓬鬆大團的長尾巴左右擺動著。


「你這傢伙,我都還沒射過你敢先射,你找死阿你」搞清楚狀況的東尼,氣憤的嘶吼著,一個大跳躍直奔班納身邊。


豬的視力真的不太好阿…

班納看著飛撲而來卻衝錯方向反而與豬大哥撞個滿懷抱的東尼,用軟綿綿的掌,掩住快笑出來的嘴。









「哥,我覺得我,好混亂…」杵著下巴,豬二哥咬了一大口蘋果。


「怎麼了?」路易斯‧德‧克魯阿爾‧威廉二世,一臉關懷的看著他。

「我昨天晚上看到了,豬小弟跟大野狼…」垂著頭,接下來的話題似乎讓豬二哥難以啟齒,他一口咬掉半顆蘋果。

「你是說東尼跟班納?」路易斯‧德‧克魯阿爾‧威廉二世伸出前蹄也拿了顆蘋果往嘴裡塞。

豬二哥回想起昨晚,撞得頭暈腦脹的自己,後來索性躺在地上睡覺,不知睡了多久,朦朦朧朧中,聽見對話聲。

「你看班納。」

「東尼,這個是傳說中的手錶嗎?你終於研發出來了,好厲害!」

「既然你都說想看了我怎麼可能不加把勁呢…欸,你把左掌藏起來幹嘛?」

一陣驚呼後,聽著素來不可一世的東尼發出爽朗的嘖了一聲,笑著說:「我就知道,你也做了一個對吧。」

「對阿…上次討論時,你也很有興趣的樣子,所以我也想說要做給你…」軟軟的聲音好像不好意思的越說越小聲,豬二哥想,若不是早知道班納是大野狼,可能還以為是哪來的小松鼠阿,講話聲音怎麼會這麼軟綿綿的。

「那正好阿,我們交換,你戴我的我戴你的。」
接下來好一會沒有談話,只有東西摩擦的聲音以及越來越大聲的呼吸喘息。奇怪,是有人氣喘發作嗎?想一想好像該爬起身救豬或是救狼,掙扎一會兒,豬二哥還沒來的及爬起來,就聽到講話的聲音,心裡一放鬆,他也就理所當然繼續躺在地上。


「東尼…這樣,這樣很癢…」細如蚊聲的呢喃,帶點鼻腔的音調傳入耳底,從腰際一陣酥麻襲來,連四肢都變的虛軟無力,豬二哥瞪大眼無比驚慌,現在是背下麻藥了嗎?我怎麼突然使不上力阿。


「可是布魯斯,你好香阿…」像是光說的還不夠,他清楚的聽到吸氣的聲音,緊接伴隨著的是另一陣摩擦聲及更加重的呻吟,從沒想過年紀最小的弟弟講起話來可以如此低沉沙啞,豬二哥嚥了口水,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什麼不該聽的東西。



「哥,為什麼豬跟狼可以溝通,為什麼我們會說話,又為什麼東尼哪來的能力蓋一個他所謂的史塔克大樓,為什麼我們應該有名字勒…」抓抓頭,豬二哥愁雲慘霧的看著遠望,儘管眼前一片朦朧根本看不清什麼東西,但雜誌拍型錄都是這種角度,跟著做準沒錯。

「誰管你突如其來的文青煩惱阿!後續呢?他們兩個到底在做什麼?」配著八卦聽已經嗑完顆蘋果,蹄中捏著果核,氣到站起來拍了弟弟故作惆悵的後腦勺,哥哥無比悔恨昨晚吃飽喝足的自己,在東尼的驅趕下就滾到客房睡覺,錯過這麼多的好戲,早知道如此,也應該裝死昏睡到角落就好。

 

「不知道阿,我想著想著,就睡著了…」摸摸後腦勺,看著暴怒的哥哥,有點委屈的拿了第二顆蘋果,一口咬下,多汁鮮甜的果香充斥滿嘴,讓他低潮的情緒好了些。豬二哥想了想,開口說:「哥,你知道嗎?我今天早上跟媽咪通電話了。」

 

「電話?」眨眨眼,錯愕的不知道重點該是在,哪時候身為頭豬要用電話,還是在跟媽咪講電話會有什麼驚喜。

 

「嗯,東尼拉了電纜線,還在村落埋下第一根電線桿,據說是班納協助處理的,計算什麼電流阿研發電話一些我聽不懂,總之,我跟媽咪通電話了。」

 

「喔?」基本上也聽不太懂,總之有電話好像是件不錯的事,他伸長臂膀拿了串葡萄,一顆接著一顆吃下肚。

 

「媽咪說,以後都叫他李春華,不要叫他豬媽媽。」說完,豬二哥再咬了一口蘋果,彷彿香甜的滋味可以沖淡內心的惆悵,他皺著眉看著哥哥說:「哥哥,你說你叫啥?」

 

「路易斯‧德‧克魯阿爾‧威廉二世阿。」

 

「對,大哥叫路易斯‧德‧克魯阿爾‧威廉二世,媽咪叫李春華,大野狼叫布魯斯班納,連豬小弟都改叫東尼史塔克,阿我,我怎麼還是叫做豬二哥阿…」

 

 

 

 

 

 

一年後,豬二哥的村落改名為豬之世家觀光家園,擁有全森林地普及率最高的地下水道,第一個全面地下化的電路及高速網路,開始做戶口普及調查,並與鄰近的狼之世家獵食家園達成同盟,彼此間相互合作,形成結盟經濟特區。

 

最後,無論性別、種族,婚姻完全合法化。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一整個亂七八糟的東西,

哈哈~小豬東尼反而吃掉大野狼博士~想想就好開心阿XD

评论(2)
热度(22)

© 阿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