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組廢渣

【復聯/科學組】驢耳朵(極短篇)

Avenger復聯/科學組   驢耳朵




這些日子似乎已養成習慣,少了另一個人重量、沒有另一人的體溫,被子像是怎麼也熨不暖,床上的他翻來覆去了好一會,想著早上告一段落的研究、明天要處理冷藏櫃的培養皿還有上週看過最新的期刊等等,思緒跳來跳去不稍停,最後的念頭,留在出任務前還叨叨絮絮的Tony。


「Bruce,好想把你揉揉捏捏,捧在手上,放在口袋就這樣帶走阿」嘴唇輕貼著耳廓,低沉的嗓音含著笑,氣息混著熱直接噴發在鬢角旁,Bruce甚至可以感受到耳垂因他的話而隱隱震動著。

 


Tony總用一派自然的態度流暢說些浮誇而難以置信的情話,他常想,怎麼就不會咬到舌頭或笑出來呢?


 

而每次笑出來的都是自己。



 

就這樣腦海中自然而然浮現出Tony看見機械時閃閃發亮的眼睛;站在鏡子前修剪鬍子下巴抬起的角度;修長的指尖沾上了機油,不經意下黑亮的汙漬長長ㄧ條畫在手臂內側接近腋下那塊柔軟,不常日曬的膚色與黑漬形成強烈對比;某天下午,正向著夕陽的自己盤腿坐著閉眼冥想,結束時,緩緩站起身,還來不及想正倚著牆壁滿臉笑意的人等了多久,Bruce卻先注意到自己往前延伸的影子,正停在他的手邊,像是牽手一樣。

 

 

Bruce抓著被子一角,挪了身體讓臉頰更靠近另一個枕頭。

 

 


日常中瑣碎的片段,原來早被精準的一張張攫取下來,層層疊疊的影像,如煮沸的滾水中冒出的泡泡,各種場景各個不同角度的Tony爭先恐後的浮現,有時只是一句話、簡單的對談,不經意的相視,帶著默契的點頭而後微笑,過往的所有,最後全都糊成一片。

 

 

意識沉入深層回憶,跳躍不連串的影像形成迴圈,將他越扯越遠,在即將睡去,在腦海思緒開始無法用邏輯思考時,在理智快要失去控制意識的主導權前,一個模糊的想法從底部竄出,像是幾斤蓬鬆的棉花中藏了根毫毛針,單從外觀看絕不會發現,若只是從邊抓過也不會察覺,一定要準確的抓住那一小塊棉花,才會被那根針刺的驚心。

 

 

鮮血淋漓。

 

 

猛然將臉深埋在棉被中,全身僵硬了一會,直到悶得有些喘不過氣後,才又將臉露了出來,愣愣的看著天花板,張開嘴小口小口的呼吸著,好像這樣才能稍稍的,稍稍的壓抑胸口滿溢而出的情緒_如同在實驗室中建立無須言語的默契,就連肉體關係發生的也是如此自然,接吻、撫摸、做愛,坦蕩的赤裸相見,在原始欲望驅使下,時而粗暴的啃咬,深具挑逗的舔拭,他們熟悉對方的敏感帶,知道該如何給予最直接的慾望快感,或在瀕臨爆發的邊緣停了下來,挑釁的說出一句「你還可以再忍耐一下吧」,無論是誰先說出口,接下來面臨的就是一場近乎粗暴卻又讓人滿足的性愛。

 

 

從同事、夥伴變成好友,最後加上肉體關係,他們是可以作愛的朋友,一切宛如水到渠成,簡單俐落,他考慮的從不是這些。

 

 

 

Bruce拉開棉被摸摸後頸,試圖用手來降溫,突然覺得有點熱。

 

 


原來不是剛好是他,而是不得不是他,他想,自己竟然到現在才發現。

 

 

 

深深吸了口氣,Bruce翻背側睡,正對著空了一邊的床鋪,眼中自動浮現前幾天另一人也是這樣正對著自己,嘴角掛著笑的模樣,眨眨眼,他笑了出來。

 

 

這天夜裡,他對自己有驚奇的發現,但Bruce沒有說出口的打算,畢竟這只是專屬他個人的秘密,像是珍藏的寶物,他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中,找了個夠大的抽屜將這日漸滿脹的情感放進去,然後緊實的封上。也許某天想起,拉開抽屜後才發現,裡面的東西早已蒸散消失,或是漫漫溢流而開,但那該是以後的事。

 

 

臉頰磨蹭磨蹭枕頭,他調整了最舒適的姿態,在入睡前想了想,不知Tony什麼時候才會察覺。

 

 






=====================================

糟糕,寫的越來越短都只是片段了我

趁有個畫面浮現前趕緊把想寫的東西記錄下來,就請大家多多包容洗板(鞠躬


最近看了好多人的文、圖還有剪輯的影片,裡面都是對科學組的愛,

真的好開心好滿足,時不時在床上打滾尖叫,真的好謝謝願意產出的大家,還有願意留言跟觀看的各位也是,嗚嗚嗚,千言萬語可是不會說話,只能到處留言希望不會造成困擾XD


PS:此篇想寫的是..兩人也是什麼都做了,然後博士哪天被雷打到發現好像不只是砲友,但也完全沒打算要跟Tony說XD(題目來自國王的驢耳朵)

希望大家喜歡,謝謝,

评论(5)
热度(40)

© 阿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