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組廢渣

【復聯/科學組】晚安。

Avenger復聯/科學組  晚安。




這些日子以來的相處,對於Tony即刻行動力之高,Bruce心中已有準備,但直至這一刻,他還是不得不承認,自己終究是小看了他。

 

將牙刷架往旁移了些,一紅一紫的牙刷撞擊金屬框架匡啷匡啷的發出聲響,Bruce面不改色壓下手龍頭開關,用水盆乘了涼水,扯下一旁牆壁上懸掛的紅色及紫色毛巾。

 

端著水盆步出浴室,走向那張放著兩個枕頭的大床旁,把水盆放在床頭櫃上,他解開袖口的鈕扣,將長袖襯衫往上折了幾折。

 

安分躺著的病人臉頰燒紅,緊閉的嘴唇卻微微泛白,額頭沁出的薄汗,穿插在沉重呼吸中的是不時輕咳的清喉聲。

 

「Bruce…」破碎的聲音不如往常的高亢。

 

他嘩啦嘩啦的擰乾毛巾,輕輕的嗯了一聲。

 

 

「我、咳,我是故意的…」嘶啞語調中聽不出愧疚,反而帶點戲謔的口吻。

 

 

Bruce將毛巾交疊後放在Tony的額頭,輕聲道:「我知道。」

 

 

像是被逗笑,又像是鼻塞呼吸不到空氣,Tony哼了幾聲,毛巾冰涼的觸感相當程度舒緩了他不斷升高的體溫引起的不適,將手背抵著額頭上的毛巾,滿足的嘆了口氣。

 

 

「咳咳…還有,咳、咳,門,咳、門鎖了…」也許是身體舒服了些,Tony說的話放軟不少,字與字之間咳了好幾聲,險險喘不過氣下將話含含糊糊說不大清楚。

 

 

 

「…我有猜到。」皺著眉擔憂看了看咳到滿臉漲紅的人,Bruce拿起水壺倒了杯熱飲,協助Tony起身半倚靠床頭坐著,將馬克杯放在距離Tony近一點的桌角邊。

 

 

他雙手緊緊捧著馬克杯,白色霧氣裊裊上升,纖長睫毛的陰影襲上低垂的眼,小口小口輕啜的模樣,看來異常安分,隱去平日張牙舞爪的自信,卸下犀利言語及擠眉弄眼的誇張神情,安安靜靜的Tony。

 

 

那也只是看起來安分的模樣。抓抓眉心,Bruce拉開椅子坐下,雙手交握,大拇指有一下沒有一下的戳著虎口。

 

 

稱不上坐立難安,但他確實陷入某種僵局內,看著眼前始作俑者愜意的喝著熱飲,不時發出呼的滿足聲,Bruce就更覺得今天似乎難以善了。

 

兩人靜默無語了好一會,在接下Tony喝光的馬克杯時,「為什麼?」軟軟的聲音聽出來困擾及無奈。

 

 

Tony伸手握住Bruce空出的另一手,以不至於會痛卻又無法掙扎的力道,溫熱的掌心緊緊熨燙方才被水沁涼的手腕,在對上Bruce微微睜大的琥珀色眼時,緩緩往下滑進而撐開他握拳的手,讓兩人從指尖、指節至手掌緊緊相貼。

 

 

他只是突如其來想要這樣做,這樣彼此手掌毫無縫隙的相疊,而現在與Bruce的肌膚接觸,果然比想像中要再好上幾分,甚至是不能再好了。

 

 

Bruce原先驚訝於Tony佈滿血絲的雙眼竟比平日更亮上幾分,透露出宛如看上獵物般噬人的危險,這大感不妙時,卻在下一刻,看見Tony笑的一臉癡傻的模樣。

 

 

雖然知道不可能,但那瞬間,確實有種該不會是燒壞腦子了吧的疑問,自腦海中浮現,也許是這種想法過於荒謬,又或者是Tony的笑容太有感染力,Bruce眨眨眼,忍不住跟著勾起嘴角。

 

不過幾秒,在雙方笑著看向彼此時,氣氛轉為輕鬆,敏銳感覺到局勢變化的Tony,原先笑得燦爛瞬間又變了張臉,苦眉垂眼的看著Bruce,「因為,咳,因為、咳、你又要逃走了…」語調悲情又委屈,時不時的咳嗽聲更增添幾許哀怨。

 

 

 

Bruce想問的其實不是這個。

 

 

無論Tony故意感冒,還是將門鎖起不讓他離開的手段,他知道他的目的為何,就是要逼Bruce面對,給個清楚的回答。儘管知道這是苦肉計,即使清楚過了今晚把話講開,也許往後一切就都會不同,但他還是在JARVIS通知Tony暈倒時,急忙趕來了。

 

他原本以為應該是這樣,Tony想要得到答案,一個禮拜前,他們在實驗室裡,已經待了整整36小時後,頭昏眼花的兩人倒頭便躺在休憩間的沙發上,雙方不約而同的翻了個身,幾乎貼近的雙唇。

 

撲鼻的熱氣,這麼近的距離,Bruce看見Tony眼底流露出赤裸且迫切的慾望,與此同時,他知道自己回望的眼神對於他的渴望給予回應。

 

 

 

接下來Bruce以要上廁所的藉口逃跑了。這七天,他表現的一如往常,而且謹守一如往常的標準,面對Tony展開的猛烈追求攻勢,Bruce始終用平靜的微笑帶過。

 

 

直到今天,Bruce已經做好準備,想好說辭該如何拒絕,甚至說服Tony,他們兩人守在朋友的底線會是最好的選擇。但他一踏入房間時,就知道自己錯的離譜。

 

 

Tony要的不是Bruce答案,他知道他的答案。雙人的牙刷、毛巾、雙人的寢具,兩個馬克杯、兩張書桌椅,Tony擺明只是要拐Bruce進來房內,然後直接同居。

 

 

他知道自己要逃跑了。

 

 

Bruce動動嘴唇,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可以找出無數的理由,來證明維持過去以往的朋友關係,對兩人而言是最安全的交往方式_但這不是Tony要的,他追求的不是安全,他要的是Bruce Banner。

 

 

他甚至知道自己要逃跑了。

 

 

怎麼辦,他一點都不覺得困擾,對於事情無法按照自己預想的方向走去,心中不覺不安反而充斥不知名的情緒膨漲滿溢_原來,有人制止自己的離開,會是這樣的感覺…

 

 

放鬆原先武裝般挺直的肩膀,Bruce才發現自己竟為了告別而始終僵硬著脖子,他認輸般的摸摸鼻尖,好吧,也許自己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所以他今天才會出現在這裡。他向來無法拒絕Tony。

 

 

打斷他想法的是突如其來的吻,溼溼軟軟的唇波的一聲,親在Bruce的額頭上。

 

 

掀開棉被,Tony拍拍床鋪,一邊吸吸鼻子一邊笑著說:「咳咳,晚安之吻親了,可以,咳,乖乖睡覺了吧。」

 

 

Bruce一臉無奈的爬上床,眼角的細紋滿是笑意。

 

 

關上燈,Tony咳了好幾聲後,面向Bruce,輕聲道:「晚安。」

 

 

「晚安。」Bruce抬高頭,也在Tony的額頭上落下輕輕一吻。

 








======================

咳咳,對Tony感冒了,代表我也感冒了XDD

最近突然變好冷,一不小心又感冒了(哭

大家一定要小心身體健康阿



然後,這篇只是想打行動派的Tony

知道博士的感情同時也清楚他的顧慮,

所以就直接以行動處理掉一切XDD


謝謝每個留言的大家,看大家的留言 無論是感想、或是建議

只要跟同好一起聊天果然就會超開心的!!


無論如何,希望大家會喜歡,謝謝大家~

评论(6)
热度(44)

© 阿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