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組廢渣

【復聯/科學組】童話_聰明人(上)

【復聯/科學組】童話_聰明人


手持的劍因不斷砍伐下已被藤蔓毒液侵蝕不再鋒利,衣服也被扎破了好幾個洞,滿身狼狽的Tony又滾又爬的衝破木門時,趴在地上喘了好一會。 

 

 

他真的很累了,許久不曾躺在平坦的地板,火把帶來暖暖的溫度,空氣中瀰漫著藥草味,並帶有絲絲紙張特有的木漿氣息,他幾乎就要這樣閉上眼睡去,直到聽見細不可聞的呼吸聲。

 

 

Tony整個人彈跳起來,下意識的舉起劍擺出防備姿態,眼神死死盯著一名瘦且白的男子推開牆壁的暗門走了進來,手中捧著一大碗綠色食物,幾點濺上臉龐的墨汁,對比上消瘦的臉龐,深陷的眼窩大的不成比例。

 

他確定男子必定看見自己,所以當男子走近時,他已做好要打鬥的心理準備,但對方卻只是停在他不遠處的書櫃拿了兩本冊子,轉過身就往房間另一側的書桌走去,除了那瞬間流露出的驚訝外,表現的像是Tony理所當然就該在這。

 

 

對照起男子的自在,Tony覺得自己有點蠢,他腦海資訊飛快統整,想起任務的註解、想起在市面上流通的地圖、想起一路走來總被刻意阻擋的路徑,匡噹一聲放下手上武器,俐落的解開覆蓋臉上的防毒面罩,雙手一攤,示意自己並無攻擊性。

 

 

即便如此,坐上椅子的人叉了塊菜根自顧自得吃了起來,一點反應也沒有。Tony挑眉仔細觀察對方,周遭看來並沒有足以防身的武器。

 

 

他主動走向前,停在離書桌一步距離的地方,將手撫向胸口優雅的鞠躬道:「你好,我是冒險家。」這個方向,恰恰好擋住燭火造成大片陰影落在桌上。

 

 

充滿自信的態度,燦爛的笑容,不卑不亢的語氣大聲到足以讓人不忽視存在的音量,果然成功迫使對方的回應,男子放下手中的筆,嘴邊鼓鼓的嚼阿嚼,抬起頭望著。

 

 

先是眨了眨眼,病懨懨的蒼白臉色,讓琥珀色的眼睛看來分外清澈,而後站起身,視線緊盯著Tony,從掉落地上的劍順著濺滿藤蔓汁液的褲子像上延伸,掛在大腿側的匕首,掛在腰際的囊袋,獸皮背心胸前的口袋,繡在手臂的暗袋,最後才對上自己的眼睛。Tony懷疑,對方甚至連自己內褲是什麼款式可能都看得一清二楚,畢竟他看的這麼仔細而且,毫不遮掩。

 

 

自己應該要發火的,這既失禮又不尊重,但怒意還未升起前便被滅的一乾二淨。

 

 

 

「…同時也是賞金獵人?」嚥下嘴中食物的他開口,軟軟的嗓音有些乾啞,似乎許久不曾開口,聲音並不大,像是在喃喃自語,但堅定的目光,其嘴角微微上揚的角度,更像是挑釁。

 

 

帶點攻擊性的他笑起來真可愛,聲音柔柔軟軟的,目光從微啟的唇移到琥珀色的眼,Tony再次確定對方周遭沒有足以當武器的工具,眼前的人瘦弱、單薄,他懷疑只要一陣風就可以將對方吹倒。

 

 

這樣一個孱弱的人,始終保持從容的模樣,看來毫無所懼。

 

 

單純的幾個字,就讓Tony了解男子是刻意的打量,並且說出自己在掩飾的事實,像是要戳破他以優雅大方的姿態來掩飾有所企圖的野心,那一瞬間,腦海中閃過數十個念頭,Tony覺得非常有趣。

 

 

 

眼前是個聰明人,而TonyStark最喜歡聰明人。

 

 

「無論身分為何,我只為值得的寶藏而來。」笑意從心底湧上嘴角,不否認也不承認的態度,,沒有被識破的窘迫或尷尬,沒有正面回答對方進而將主導權重新掌握到手中,他慢條斯理的從胸口取出地圖,炫耀似的拎在眼前。

 

 

 

男子的眼睛像是看不清似的微瞇了瞇,下顎線條隨著吞嚥緊繃後放鬆,視線從地圖轉向Tony,「你可能需要修正路線。」

 

 

「我追蹤很久,這裡是地圖上標示最有價值的地方。」對方不再是游刃有餘從容的模樣,這讓他沒由來的開心,用輕快浮誇的語氣,Tony擠眉弄眼的說。

 

 

 

男子不再開口,移開目光不再與Tony對望,搔搔眉間有些困擾的模樣透點稚氣,喔,看來他不擅長面對這種情況。Tony抓準時機大方伸出手「Tony Stark。」

 

 

「Bruce Banner。」男子往褲子擦了擦後才伸出手,感覺指尖接觸到冰涼的掌心,看著眼前的人,不同消瘦身形帶來的孱弱感,雙瞳竟出奇的亮。

 



像兩叢熊熊燃燒狂暴殆盡的火,Tony想,與臉上恬靜的安穩如此不同。

 

 

 

 

 

 

 

Tony站在偌大的書櫃前,面對成堆的筆記本圖檔畫紙,看向正低頭振筆專心致志模樣的Bruce,一邊寫著字還不忘多塞幾塊菜根(?總之就是綠色食物)到嘴巴,心裡不覺有些好笑。

 

恣意妄為、自我中心、任性、蠻橫,Tony向來對看不上眼的雜魚視若無睹,將過去曾與他相處的眾人所留下的評語當做稱讚,沒料想現在自己也嚐到這種被人漠視的滋味_Bruce打完招呼,禮貌生疏的點頭示意後,便又一屁股坐回位子上,不再開口說話。

 

 

就這樣? 面對一個突然闖進來手持武器的陌生人,意思意思打個招呼後就放在那邊繼續埋首自己的事情這樣對嗎?

 

 

本以為他是故作姿態,那種以捉摸不清的態度來掩飾疑惑或憤怒的手段,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Tony盯著正低頭寫字的Bruce頭皮好幾分鐘,看著他把碗裡的食物都清空大半,才確定對方真的對自己毫無興趣。

 

 

「可以看嗎?」指尖輕盈的在書櫃邊緣跳動,Tony揚聲問。

 

 

「嗯,請便。」嘴角拉出笑容,Bruce溫聲回應。

 

 

手持武器闖入的陌生人要動你家書櫃,得到的關注是抬頭看了不到半秒的時間,Tony翻了白眼,他完全看出得到的半秒鐘還是介於禮貌最底線的回應,而對方也沒有掩飾其敷衍。

 

不是帶有防備的勉強,也非友善的答覆,這樣不冷不熱的態度,若非主動問話就會被漠視的放置在一旁的情況,如同當初自己對待看不上眼的雜魚一樣。

 

 

GOD,這可真感謝他還有著如此和善的禮貌不至於讓自己的自尊心更受到踐踏。嘴角一撇,收回視線隨意抽出櫃上一捆被束起的牛皮紙,Tony解開細繩。

 

 

即便有了心理準備,看見的那瞬間,他還是為此感到暈眩。

 

 

這是一張詳盡而準確的平面地圖,熟悉的地標讓Tony視線貪婪的順著每一道蜿蜒曲線而行,方才走過荒廢的大街,穿過溪水潺潺的路橋,錯綜複雜的小巷弄,藤蔓樹叢爬滿城牆,一路上的障礙陷阱,如實的標註在羊皮紙上。

 

 

身為一名冒險家,他知道地圖的價值。

 

 

Tony深深吸了口氣,看了眼低著頭依舊專心埋首的人,謹慎的將地圖在地上攤平擺放,並在一旁放上自己帶來的地圖,一張又一張的一一攤開,整整齊齊的撫平每一張羊皮的邊角。

 

單膝跪著將所有的地圖鋪平後,才伸出手用指尖輕劃過每張地圖上右上角處相同的指南方位、比例尺的標註,一下又一下反覆觸碰。

 

 

緊緊聳起的肩膀隨著呼吸,緩緩鬆下時,身體一頓,Tony迅速轉過頭,看著身後霸佔整面牆壁的書櫃,從頭到尾,仔仔細細的看了又看,他站了起來,目不轉睛的緊盯著書櫃,挺起的胸膛如同在面對巨大敵人,微微抬起下巴問:「書櫃內的所有東西都可以翻閱嗎?」

 

 

「嗯哼」軟軟的從鼻腔應了一聲。

 

即使沒看著他,Tony幾乎可以確定對方回覆時頭都沒抬一下,一貫不在乎的態度,但沒關係,他舔了舔嘴唇,這不重要。

 

 

接下來是一場大混戰,他將綑起的圖紙一張張攤開,又小心的收了起來,翻閱過櫃上一本又一本的書冊,眼睛快速的瀏覽,手下的動作卻越發輕柔,像是在對待不可多得的寶物,一捆捆的是以此為中心方圓數十里的地圖,堆疊成冊的書籍中,紅色書皮為城堡內各式建築結構圖,綠色書皮為動植物圖鑑表,咖啡色書皮的則是各式武器的研究,而最多的是零散未成冊的草紙,上面寫著各種算式及圖形,他咽下口水,感覺心跳得好快。

 

 

 

 

 

在森林深處有個荒廢的城堡,高塔上鎖著頭沉睡的怪物…多老套的開頭,這是Tony看到手上任務資料時第一個念頭,既老套又無聊。

 

 

在賞金獵人通緝名單中,剛開始「沉睡的怪物」懸賞出現,當時並未引起太多注意,畢竟類似的故事傳說太多,而這個案子的賞金又太少,直到五次團隊出征,結果皆全數失蹤宣告失敗後,才稍稍引起話題,正當猜測怪物是否強大到需要組成大型征討隊時,卻開始流傳了另一份地圖,內容是「沉睡的寶藏」_在森林深處有個荒廢的城堡,城中某處鎖著無人知曉的寶藏,唯有早已死去多時的公主陪伴著它…相差甚遠的內容,地理方位雖在同一個區塊,但詳細位置有些許差異,最奇妙的是,接下來不定期都流出相同區域的地圖,「沉睡的公主」「沉睡的國王」「沉睡的騎士」等等,五花八門的傳說如油鍋入水引起軒然大波。

 

 

如此新奇的發展,很快的在眾人間流傳,三五成群在討論這各個版本的八卦,開始有人懷疑當初失蹤的人是否因為拿到寶藏就此消失也說不定,富有想像力的流言四起,一時間人人口中都在談論,各種奇怪的說法如雨後春筍冒出,熱鬧了好一陣子。

 

如同每個傳說總有被人遺忘的時刻,當傳言越趨誇張而失真時,討論到爛的細節也不再引起人們的關注,至於頭先說的要組團征討的提議,早已被忽略,「傻小子,他們不準是拿了更好更棒的寶藏,開溜呢。」

 

宛如鬧劇的風坡當時並沒有引起Tony太多注意,反而在事隔多時後,他無意間接觸到其中一張地圖,驚喜使他拋下正在接洽案件,全心投入此次事件,儘管不少人揶揄這過氣的傳說,已經沒人關注,並直言Tony此次是在浪費時間,長居賞金獵人第一名的名人也有看走眼的一天。

 

對於那些批評他向來充耳不聞,身兼富翁、冒險家、賞金獵人及發明家各個身分,Tony之所以投身冒險中,追求的絕不只是財富或名利,而是貪婪的想得到更高更遠的,「總之,依你們的智商很難解釋。」

 

 

「哈…」腦海中浮現當時對方一臉你這瘋子自大鬼的眼神,聽見笑聲,Tony才發現自己無意中笑了出來。

 

 

終於,找到了。

 

 

高漲的情緒如同亢奮劑,足以支撐原先已疲倦不堪的身體,從背囊中抓了幾張紙筆,成堆的書籍一疊疊高低以他為中心圍繞於四周,就這樣跪趴在地上抄抄畫畫了,腳麻了換個姿勢繼續奮鬥。

 

 

他將周遭用得凌亂不堪,地上全被搬出的書及抄寫計算的紙筆鋪滿,即便如此,那個人沒有阻止也沒有詢問,兩人之間非常安靜,除了偶爾翻閱書本的紙張聲,燃燒的蕊芯小小爆裂時的聲響,就只剩下雙方徐徐的呼吸聲。

 

彼此沒有交談,如同對方不存在,他們各自佔據房間的一角,甚至連視線都未曾有過交集,卻奇妙的在消瘦的身影端著碗站了起來時,另一人也正巧放下手邊的書,拉直背脊伸著懶腰,原先半凝滯的空氣隨著Bruce推開暗門離開,而流動起來。

 

 

這樣的感覺很奇妙,Tony轉轉僵硬的脖子,目光從特別挑高的天花板掃過桌上堆疊的紙張,沒試過跟另一個人待在同一個空間這麼長時間,他以為自己不喜歡,事實証明方才那幾小時內專注力不減反增,漫步走向房間右側佔據半面牆的窗戶,外頭漆黑一片,Tony看著在幽暗陰影中反光的獸眼,認為也許自己比過去認知的還要更聰明一些。

 

 

過沒多久,Bruce捧著另一碗食物走進來,疊著尖尖宛如小塔的墨綠色塊狀物體,看來不比方才那碗好吃(甚至仔細看頂端還冒著詭異的泡泡),從起身,離開,到再度回來,坐上位子,提起筆又是一陣埋頭苦寫,那人始終吃的嘴巴鼓鼓的,像隻小松鼠似的,嘴巴總是有節奏的一抖一抖咀嚼著。

 

 

其實,他看書的樣子挺好看的,坐姿端正、舉止雍容,低頭時,纖細的頸從髮稍露了出來,線條一路延伸最後隱沒至寬大的衣領內,擺動中鬆垮的棉麻布料有時就只是歪歪的掛在身上,有些邋遢的模樣卻無掩眼前人濃厚的書卷氣息,整個人看來溫吞柔和,儘管不太搭理人,卻也沒惡意。

 

 

Tony用眼角瞄了好幾眼,暗暗道,就是吃相特別了點。

 

 

明明那樣的瘦,吃起東西來卻有股狠勁,活像要把碗都給吞進去,整張嘴沒停過,雙唇不斷蠕動吃下一碗又一碗。

 

  

 

咬著自己帶來的乾糧,Tony用保暖睡袋當靠枕倚著牆壁伸展伸展總屈著的膝蓋,今天的第一餐,大量用腦下肚子餓得不得了,眼下卻一點食慾都沒有。

 

乏味的咀嚼著,他媽的實在是太可怕了。

 

 

把乾糧收起,Tony喝了口水,他忍不住又往Bruce的方向看去,昨夜裡聽見的是作嘔聲吧。即使聲響並不大,Tony還是察覺到那個人吐了好幾次,他並不意外,一個人這麼瘦的人,就算是要調養身體養胖點,也應當循序漸進,這麼粗暴的強塞硬灌進食方式,任誰都會受不了。

 

 

Bruce今天還是一樣捧著碗小尖塔的食物,嘴從沒停下來,

 

 

Tony收回視線,他沒打算開口詢問或勸阻,如同他待在這裡第三天而Bruce也從未表示贊成或拒絕一樣。

 

 

喔對,他就這樣理所當然的住了下來,毫無意外的,Bruce並未提供任何一條棉被或是一杯水,但沒關係,身為一名專業的冒險者這對他而言不會造成困擾,唯一的問題就是,他媽的這三天沒有說垃圾話真是太可怕。

 

Bruce的回應總是不冷不熱,這種基於禮貌最底限的態度,像是他對Tony真的毫無興趣一樣。 

 

然而Tony知道不該是這樣。他已經不只一次看見Bruce眼睛緊盯著自己帶來的防毒面罩久久移不開目光,每當自己從囊袋中掏出個什麼東西,Tony總能敏銳的捕捉到那雙眼睛亮得像在發光,卻又在最快的速度內移開視線,撇過頭不再看。

 

 

對聰明的人而言,求知慾,是最可怕的貪戀,它隨時囓咬著大腦神經,驅趕鞭笞你往無窮盡的未知奔去,正因Tony深知此苦,越覺得Bruce的詭異。明明只要他開口,自己沒有拒絕的理由,明明那樣的渴求,他卻彷彿面對毒蛇猛獸般的避走。

 

 

Bruce有雙漂亮的眼睛,初次見面時挑釁的目光宛如熊熊火炬燃燒,接下來再也沒看過這麼有生氣的他,總低著頭拼了命的在寫,要不就是猛往嘴裡塞食物。

 

 

 

Tony摸摸臉頰,難道是我長的不夠帥不是他的菜?不會吧,他可是很對我胃口阿。

 






他本以為就這樣,再過幾天乾糧吃完後,自己拍拍屁股走人,Bruce可能微笑說著「慢走。」連再見兩個字都不會用上的客套吧,然後事情就發生了。

 

 

起因不過是Bruce打翻了那碗菜湯,匡啷一聲,碗掉落在地上,結實的材質竟然沒破反而滾阿滾滾到腳邊,在他彎腰伸手撿起時,聽見的驚呼:「別碰。」

 

看著快步走來的人,衣服下襬多了幾個小黑洞,伸手撿碗時從袖口露出的手腕青了一塊,手捧著碗時指尖沾上碗緣的菜湯也開始轉灰,這是五天來Bruce第一次主動開口,他說:「這有毒,別碰。」

 



 

Tony幾乎立刻反應過來,在對上那雙琥珀色的眼時,笑笑的說:「毒? 是會產生產生嚴重腹瀉、腸絞痛的毒性蛋白,還是會陷入昏迷的強心甘,如果你說的是會口乾、潮熱、產生幻覺的生物鹼,那我這邊有解藥喔。」

 

 

他知道現在是個現出底牌好時機,而Bruce挑眉的反應,更代表此時決定是對的,有興趣,這很好,非常好。

 



抓準了那一秒的遲疑,Tony扯開自己帶來的囊袋,裡頭翻出好幾罐藥粉及收納整齊的防毒面具,「前幾天太忙好像沒告訴你,書櫃的毒物植物冊上遺缺的11種,我有其中6種樣本,還有三種是已研發出解毒劑。」

 

 



Bruce看著他塞入手中的防毒面具,偏頭想了會,然後出乎意料的笑了。

 



 跟之前那種敷衍的客套的笑容不同,因嘴角肌肉上提眼睛瞇成彎線,雙唇微啟露出幾顆牙齒,從鼻腔哼了幾聲,一種真正被逗樂的無可奈何。

 




「那,出血性毒及神經性毒也有嗎?」軟軟的嗓音帶著笑意的說。

 

 



「有有有,前兩個月才被咬了一口,這東西絕對不是問題。」Tony獻寶似的拿出自己發明的工具,得意洋洋的模樣,「你可以稱讚我沒關係,我會虛心接受。」

 

 

 

 

 

遲至此刻,Tony認為他們的相處才真正開始,像個朋友一樣,而不再只是基於禮貌的回應。

 

 

 

 

 

 

 







 

當Bruce細心挑選盤據於窗的藤蔓間嫩葉放在竹簍中,聽著背後的人哼著不知名的小調,輕快的節奏間不時穿插驚呼聲及無意義的發語詞,「欸…可是…」「喔,原來是這樣…」,搭配鞋底拍打地板的聲響,再再透露他的心情實在不錯。

 

 

他幾乎都快要習慣了,這樣有另一個人存在的日子。

 

 

睡在地板上的人通常臉色不會太好看,而徹夜翻來覆去的難受沒有成為Tony離去的原因,至此已經到了第七天,讓Bruce稍感訝異。

 


Tony Stark非富即貴。

 

從他一身昂貴不斐的裝備、奇特的面罩、銳利的武器,Bruce第一眼推測,在後續雙方對話中的說話談吐,及其難以掩飾隱隱流露的傲氣,得到證實。

 

對現今賞金獵人的環境、會中制度的不滿,發明協會中位居高位卻呆板僵化的對頭,不識貨只看價錢不看價值低俗的買家,Stark家族中抨擊Tony放蕩不羈一心想奪取家產的遠房表親,還有隔壁兩條街的那戶人家的兩位千金,總愛站在街口死命朝著自己馬車揮手,「我昨天說過了?對阿,只是這個真的很精彩,我要再補充一下,Bruce你一定沒聽過這段…」

 

對,兩人相識不過幾天,卻已足以讓Bruce見識到Tony叨絮不停的話簡直毫無盡頭。

 

 

從家族背景到工作,個人興趣、喜好、正在進行的研究、討厭的人,大至國家未來展望人類發展,小至瑣碎的枝微末節,Bruce甚至還知道他喜歡的是藍莓口味的鬆餅。

 

 

當他開始親暱的叫著Bruce,像是呼喚摯友般的熟稔,久違的從別人嘴中聽見自己的名字,他當下確實愣了一下。

 

 

Bruce隨即淺笑著,回禮似的改口直稱「Tony這段你也說三遍了。」對其積極且主動的接近,他既沒有邀請,同時亦不拒絕,他們都在觀察著對方,用著自己的方式。

 

 

 他們開始變得像朋友般對話,而不再不冷不熱的一問一答。

 

 

這其實帶有風險,對吧。他不只一次問自己,Tony Stark確實是個聰明人,但他會跟過去的那些人有所不同嗎?他不知道,這些到那天來臨之前都不會有答案,但自己卻已經做了選擇。

 

 

Bruce將簍子放在桌上,坐了下來。

 

 

對阿,Tony是這麼聰明,儘管那張嘴什麼話都說鮮少停下來,卻敏銳的從未過問Bruce一些關鍵問題_「我猜,你會喜歡。」

 

他掏出個扁扁的紙袋,一臉期待的看著Bruce,催促著要他趕緊打開。

 

將一層一層包裹的黃紙掀開,裡面攤著幾片有點枯黃的葉子。

 

「你一直在找這個,對吧,即使它不是毒性植物。」Bruce只能愣愣看著笑的狡黠的人,他怎麼會知道,他、他,思緒一轉,閃過的是幾乎把整個書櫃翻過三次以上的Tony,從不停歇的嘴,也只有在面對那些地圖及圖鑑時才會稍稍闔上。

 

 

 

挺起胸膛的Tony輕盈的抽出被壓在最下面的書,熟練的翻到了某一頁,用指尖俏皮的點了點右下角的那塊空白,嘴角上揚的弧度早已突破得意來到驕傲的程度,整個人散發股「稱讚我快稱讚我他媽的快用你所想的到最好的詞彙來稱讚我」。

 



「看來,你可以補足這一塊了。」

 

 

 

他不問Bruce的身分不問他為何待在這裡,他不問Bruce做毒物研究的目的為何吃有毒的食物,他不提出問題也不給予建議,即使他們兩人已像朋友般相處,但Tony清楚知道有些問題Bruce不會提供答案,而他也絕不會開口詢問。

 

 

他對待他的態度很熱切,Tony毫無掩飾自身對Bruce的好感,卻在某些方面處理的格外謹慎,完全不過問的表態就是個旁觀者。

 

他不好奇嗎?不,他用行動告訴你,他不問問題,因為他會自己找到答案,就像現在,他知道自己在找的是什麼。儘管自己沒有告訴過他任何事,他這麼的聰明,Tony Stark,Bruce在心中默念了一次。

 


 

「嗯,我真的很喜歡。」邊揉著發麻兩天開始沒知覺的右手虎口,他真心誠意的說,「Tony,謝謝你。」

 

 

 

 











===================================

大家好~這次童話故事不知道大家猜的出來是哪篇嗎XD

總之上篇啦啦紮紮寫了一些,不過好像都是廢話,其實重點是在下篇,沒有意外這一兩天就會出來的,希望大家喜歡,


如果有意見或想法歡迎留言評論我會看得很開心的///~

謝謝觀看的各位,

科學組萬歲~~~~


评论(7)
热度(32)
  1. 阿花愛科學阿勇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