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組廢渣

【復聯/科學組】 諜對諜

Avenger復聯/科學組 諜對諜


前言:這是之前無料本的邀稿短篇,沒想到就忘記發了,雖然遲了非~~長久(反省臉) 但在此還是萬分感謝 @tsuyuki 太太 一手促成無料本,感謝提供作品的作者、繪師,有一起喜歡科學組的大家真的是太好了!






鉛筆的尖端在空中順著時針小小畫圈,Bruce的手肘撐桌,視線專注停留在螢幕板起伏不定的數據線條,過了一會,抿抿唇,放下筆,他伸手拿起放在一旁的馬克杯,從早放到現在的茶除了喪失不少原先的甘香,還隱隱透著苦味。

 

舌根的苦澀,充斥口腔的茶香,Bruce細細感受感官知覺帶來的資訊,相較溫熱的唇更顯出瓷器的冰涼,而指尖環柱的握把卻又暖上許多,他深深吸了口氣,專注的享受給予自己片刻休息的時間。

 

 

始終無法突破的進度拋諸腦後,此時此刻,他全心全意的在品嘗眼前這杯已經涼掉的茶。也許茶葉的品質沒好到足以用品嚐二字,但一如方才面對龐大資訊的專心,Bruce保持著同樣的心態細細啜飲。

 

仰頭將最後一口含在嘴中,茶隨著上下滑動的喉結而嚥下,像是結束階段儀式,Bruce襯衫皺摺順著垂下的肩膀,布料至肩胛骨處被微駝的背撐的扎實,他輕靠椅背,目光低垂,大拇指指腹輕輕摩擦著握在手中的杯緣,花了一分鐘喝完杯中的茶,等待舌尖最後一絲苦澀被唾液所沖散的瞬間,將馬克杯放回桌上,推了推眼鏡,再度埋首。

 

 

如此細微且無關緊要的動作,完完整整落入Tony的眼中。

 

 

整個過程安靜的幾乎沒有發出任何聲響,瓷器與桌子間的碰撞、布料因動作伸展的摩擦,小至轉動椅子的螺絲、滾輪在地上的滾動、甚至是吞嚥或呼吸,Tony原先以為自己會為了任何一個不該出現的聲音而備感不耐,但他沒有。

 

與此同時,出乎意料的,Bruce表現沉穩安靜,不似初來乍到的人總會帶緊張、興奮或是其他過多的情緒,一如當初,在Tony粗略介紹環境後,Bruce走到為他準備的研究桌旁,揚起溫溫的笑容,輕聲道謝後,從容的坐下。

 

 

在Bruce入住Stark大樓第五天,兩人正式共事後第四天後,Tony看著眼角另一人的身影,才突兀的想起,似乎沒帶他去茶水間看過,也或許有,裡頭只有膠囊咖啡機能用,茶包什麼的不知放多久,在儲藏櫃裡好像還有上次中國客戶送的茶葉罐,但也深埋在某個角落,他_

 

Bruce轉身,手上的馬克杯冒著白煙,香味隨著熱氣蒸散在空中,緩緩漫開。

 

看著Tony的眼睛,他將杯子端高幾公分,嘴角微彎:「要一杯嗎?」

 

那天他喝下人生中第一杯的印度紅茶,滋味還不錯,「但我覺得糖至少要三顆才夠。」

 

 

諸如此類的事情發生挺多次,在Tony想著是不是該為Bruce做些什麼,或是有哪些事情還沒做到之前,幾乎是在下一刻,他便會發現,Bruce已經將這些都張羅好了,他以行動證明Bruce Banner雖然是Stark大樓的新客人,但並不需要Tony額外的照顧,他可以把自己照料的非常好。

 

 

但有些時候,卻又像在等Tony的首肯後,他才願意行動。兩種迥異態度間的分界,就結果而言,Tony 不得不說Bruce確實掌握到關鍵,在自作主張與不成為他人麻煩之間,他取得微妙的平衡。

 

 

Tony覺得被尊重卻又不被打擾,而Bruce始終帶著客氣卻不生疏客套的笑容。

 

 

這些日子與Bruce相處,是自然且舒適。Tony懷疑,在必要時刻,Bruce甚至可以將自身存在感降到最低,只要自己開口要求。按照兩人相處以來種種跡象顯示,他相信在搬進Stark大樓前,Bruce已做好各種情況的準備。他想,目前為止,這應該都是Bruce預料並想要的結果。

 

 

 

但Tony Stark不只要舒適就好。

 

 

 

對於外界批評他奢華擺架的生活,他從未反駁,那些都對,也都不對,他只是喜歡有效率的工作方式,如果可以讓自己過得更好,為何不?但當好奇心被挑起時,他願意做出任何嘗試,包含並不舒服或難以愉快,這是該付出的代價。

 

拿把螺絲起子,經過Bruce身旁時,隨口說一句:「幫我拿。」

 

後者看了一眼,沒多說什麼,伸出手接下後,Tony立刻道:「阿,謝謝,現在可以還我了。」

 

搶在Bruce要將其放在桌上之前,他隔著鏡片直視琥珀色的眼睛,扯開笑容,迅速伸出的右手靠近桌邊,掌心朝上攤開。

 

Bruce一瞬間的遲疑,驗證他心中的疑惑_該死的,他果然知道這一點,在自己還未開口之前,Bruce就已經觀察到Tony Stark不喜歡接過他人手中的物品,而他也確實記住這點。

 

不等他做出下一個動作,Tony率先拿下還握在Bruce手中的螺絲起子,由於背部的疙瘩漫成一片,他已經接近臨界點,動作顯的急迫有些粗魯,但他盡量讓自己的笑容再更讓人著迷,對著Bruce眨眨眼,輕快的道謝後,Tony轉過身,一派自然的離開。

 

 

所有的不適感,比起他看見Bruce鮮少流露的吃驚,比起讓他確定Bruce對於自己的了解,一切都有所價值,Tony將螺絲起子精準的對準螺絲上的凹槽,靈活的轉動把手,讓螺絲隨之逐漸轉出機械中。零零散散數十個螺絲放在一旁,還有127個螺絲,皆需要手動方式拆解。

 

 

繁複且無趣。

 

 

但Tony從不排斥,甚至對於對此樂在其中,他享受於拆解物品的過程,進而更能投入於重建組裝的時刻。既然Bruce能夠抓準Tony預期中舒適的相處方式,換個方向想,如果自己刻意作出無法忍受的舉動時,是否就打破Bruce對此的預設,是否就會逼迫Bruce不再只是安穩的躲在Tony預設中的面貌,真真切切的露出自己呢?

 



首先第一步,就是先破壞這種由Bruce建設的相處模式。

 

 


 

聰明的Bruce,會是你了解我的多,還是我自己更清楚Tony Stark?他看向正低頭寫字的人,內心無比雀躍。



 



=======================================

大家好~

記得當初在寫這篇時,想寫的是互相角力的科學組


雖然沒有寫得很清楚,但我總覺得溫和的博士實際上是個控制狂,他善於控制自己的情緒及反應進而使他人落入自己一手策畫的劇本中,不是強勢的進攻型,而是準確的調整陷阱挖洞給人跳的那一型XD(怎麼被我講的好像遊戲


而發現意識到這點的Tony會怎樣呢?應該,除了有點不甘心之外,快速湧上心頭的是興奮吧,那種棋逢敵手的感覺(難道Tony是M(?



雖然有點扯題,不過我一直覺得Tony是很擅長忍耐的人,即使他外顯性格看來是如此恣意妄為,但當他鎖定目標後,是可以為了達成他的目的而忍受非常多的事情,就這部分的Tony真的很科學人


總之,希望大家喜歡,有任何想法歡迎留言~~

謝謝大家

评论(3)
热度(45)
  1. 阿花愛科學阿勇 转载了此文字

© 阿勇 | Powered by LOFTER